Little little Alien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狠下心,盘旋在你看不见的高空里。

【2017周翔大逃猜6】关于两个射手男的恋爱 by 不做假账

周翔大逃猜主页:

BGM=Do Re mi(explicit)




城北新建的地铁站出门右拐直行不远处有个空旷的厂楼,据说原本是要建小洋房的,但刚建完毛坯就烂尾了,现在这里是地下乐团SAMSARA排练加演出的场地。夸张的油漆图案被喷绘在水泥墙上,巨大的SAMSARA字符隐藏其中。


明晃晃的日光附在深灰色的水泥墙上,现在这里尚无什么人流,但待到黑夜侵占城市时,这里将会被喧嚣尖叫还有摇滚音乐填满。


隐约的星光缀着墨黑的夜空,废弃的小洋房的窗户被遮着厚重的遮光布。这布帘,将室外的静谧与室内的喧哗隔绝。


房子的一楼除了承重墙全被打通,大厅的正中央是一个自己搭建的舞台,这就是SAMSARA表演的地方。开场曲通常由SAMSARA的标准配置带来,但今天的开场,只有一个染着白金色头发的少年挂着把电音吉他站在舞台中央,他是孙翔。


屋内室温还算高,因此他只穿了一件背心。左手臂套着黑色的臂套,裸露在外的肩背被大面积的胶布遮挡。如果是SAMSARA的老粉,此刻一定知道这是什么阵仗了,但初入场的新人只会扬起头好奇地问怎么只有一个人。


如果你运气不好,旁边的人只会给你一个朋克感十足的白眼。如果你运气够好,那你旁边的人会给你讲一个关于两个射手男的恋爱故事,就在以孙翔自作的分手曲为伴奏的环境下。不过,不同的人可能告诉你不同的故事。


如果你遇到了偶尔来玩的唐昊,他大概会以:“孙翔这个傻逼。”开头。


孙翔这个傻逼,干什么事都莫名其妙想一出是一出冲动的一逼。大学开学第一天,他一进宿舍就跟我说接待新生的一个大二学长长得贼鸡儿帅。我问他,你是基佬吗?他跟我说这个问题他没有和自己探讨过,还不知道答案。结果过了两个礼拜他回宿舍就和我们说他脱团了。当时我那稚嫩的大脑还没调好频道,张口就问他什么时候交的入党申请书,党课怎么上的这么快。结果这个逼自己都脱处了还是没写入党申请书。


然后没两个礼拜他就和我说想分手,原因就是周泽楷长了一张神仙脸居然喜欢吃榴莲。我曾经是个好人,所以我本着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的原则跟他彻夜长聊,告诉他榴莲只是一个普通的水果,请不要歧视榴莲,就像我从来不歧视他是个基佬一样。结果他听了半天突然和我说他从来没吃过榴莲,让我陪他去买个吃。谁知道他吃了一口之后就说榴莲以后就是他至生所爱了,抱着榴莲就和我夸周泽楷果然是眼光好,不仅能看上好吃的榴莲还能看上优秀的他。我就纳闷了,吃个榴莲的事你怎么也能这么多戏。


事实证明昊哥我看戏精还是很准的,孙翔大学这几年,要么今天因为周泽楷和部门学妹说了句话不开心,要么明天因为他给周泽楷讲了个笑话周泽楷笑了没超过十声要分手。还曾经因为周泽楷和室友去泡吧没有告诉他闹得要打架,结果被反问你不是也偷偷来泡吧没有报备。上一秒拉着周泽楷去纹身店说要把人生日和名字纹在身上,结果下一秒就在店里痛的当场说要分手。


还有那个周泽楷,明明看上去是个有智商的正常人,结果不仅能忍受得了孙翔这个作逼不和他分手,还能经常性腻腻歪歪去给学校周边旅馆贡献营业额,这两人除了生理宣泄很成年人以外,整个恋爱就谈的跟小朋友过家家一样。包荣兴跟我说射手座是个少年感很强的星座,总是在成熟和幼稚之间来回跳跃,却不让你违和。我估计他们两个懒得跳来跳去,把下半身留在了成熟那片区域,带脑子的上半身留在了幼稚,又长了两张有少年感的帅脸,所以才一点都不违和。


如果你十分幸运,就像抽到ssr一样遇到了江波涛,那你会听到另一个视角的故事。


周泽楷同学长了一张性冷淡的禁欲脸,我自诩看人很准,所以当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我就认定他是个和我一样酷的天蝎座,虽然他身份证上的日期告诉我我猜错了,但我一直坚信他是一个住在射手座肉体里的天蝎座。直到孙翔,另一个射手座出现的那一天,我才知道我一直是错的。都说一只哈士奇会引出另一只狗体内的哈士奇之魂,但我从没想过一个射手座也会引出另一个人体内的射手座之魂。


小周是个很帅的男生,大概所有人都不会相信他在遇到孙翔前恋爱经验为0。所以当他一脸迷茫地和我说有个学弟好像在追他,他第一次被人追,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我以为他在寻我开心,差点想打开宿舍门让他马不停蹄地出去。当然,我理智的大脑克制了冲动的肢体。作为母胎solo的我,连异性都没有交往过,更别提给他应对同性求爱的方式建议了。于是我选择了告诉他我爱莫能助,正是这个选择,让我在我大学剩下的生涯里无数次后悔。我曾在深夜一次次的问自己,如果当时我能坚决的告诉他立刻马上拒绝掉这个觊觎你美貌的小朋友,那我是不是就不会成为这段感情里的第三者,哦不,垃圾桶,每天都要被倾诉的那种。


那天出门前,他明明还答应我要和这位误入迷途的小学弟好好谈谈的,但回宿舍时他的脸上却带着淡淡的微笑。当我问他谈的怎么样时,他认真地跟我说学弟挺帅的。这是我第一次看清他颜控的本质。我坚持不懈地问他你们谈到什么地步了,他想了想告诉我,谈到恋爱那步了。就在我还沉浸在自家猪刚刚出门遛弯顺便拱了个白菜这件事中无法自拔的时候,他又补充了一句,孙翔会玩乐器,可以加入我们乐队的。我只能对他露出一个疲惫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作为对他出卖自己为我们换取乐队成员这个行为的感谢。


自从周泽楷和孙翔谈恋爱之后,我就觉得我每天都在发现一个新的周泽楷。比如说,我曾经以为他是个理智的人,没想到他因为孙翔和室友开黑不带他,生气地开了小号去新手区虐菜,然后由于熬夜早上睡过头起不了床,从而导致我们整个宿舍错过了专业课。再比如说,我曾经以为他是个笑点很高的人,直到有一天我在饮料店看到了因为一个无聊的冷笑话而笑成傻逼的他和孙翔。再再比如说,我一直以为他不光长得禁欲,本人也很性冷淡,没想到他们两个对爱情的理解是如此的深刻,以至于要时不时为它鼓掌。最令我难以接受的就是,他明明曾经是个安静的美男子,但是在和孙翔谈恋爱之后他常在深夜和我念叨——虽然通常只是几个字来来回回的重复,比如一刻不停地念了半个小时“孙翔要和我分手”,又比如一刻不停地念了半个小时“我要和孙翔分手”。


不过虽然在遇到了孙翔之后周泽楷释放了射手座的内心,但他的本质还是有点害羞有点内敛有点闷骚的。比如说他把孙翔的名字拼音缩写纹在了中指指根。这本来是件有点傻逼但很浪漫的事,但他因为害羞,所以用戒指挡住了纹身的痕迹,但又为了能引起孙翔注意,每天故意在孙翔面前晃一下手希望孙翔能主动发现。结果他每天用紧张的眼神看一眼戒指再欲语还羞地看一眼孙翔,导致了孙翔错误地以为他和别人私定终身想要分手却不好意思说。


既然已经说到了纹身,那我就不得不提他们的情侣纹身。在肩胛骨上,一人一边翅膀。对于这半边翅膀我们的处女座队友杜明同学表示看着难受千万别在我面前脱衣服,而我只想说希望你们二位挥着这对非主流的小翅膀一起上天和太阳肩并肩,不要再在人间祸害我们这等凡人。


我曾经参加过包荣兴关于星座探讨的茶话会,有幸在现场遇到了我的亲家,不,是与我处境相同的战友,唐昊。我们欣喜地听到包荣兴说:“两个射手不适合谈恋爱,自己喜欢玩,又不许对方玩,铁定要分。”但时间告诉我们,下次在让包荣兴推星盘的时候一定要记得告诉他双方的性别。


我曾经无比希望他们的每一次分手都是最后一次,但后来我麻木了,我现在甚至觉得让这两个妖孽互相伤害比放他们出去祸害别人好。


当然,如果你碰到别人,那你一定会听到其他版本的故事。但这个恋爱故事的本质是不变的,通俗来讲就是两个颜控互相闹腾要分手却又立刻反悔复合的作精故事。


就好像你现在听到孙翔在台上唱歌,歌词里对周泽楷控诉不止,仿佛下一辈子都不想再遇到周泽楷,而周泽楷在台下一脸冷漠仿佛下一秒就能抽出一个啤酒瓶对着台上的人照着脑门就敲下去。但等你过两天再来,孙翔可能会抢过杜明的架子鼓,硬是要给周泽楷的solo加鼓点伴奏。周泽楷也不生气,把一首电子摇滚唱的甜腻腻,时不时回头看一眼孙翔,等到一曲结束,再和孙翔来一个法式深吻表演。如果天气够热,你就能有幸看到两人赤裸的上身,胸口到乳尖是他们新纹的纹身,是两人的出生日期和射手座的标志。


如果你有机会问到两位当事人对于这段两个射手男的恋爱的看法,周泽楷会思考许久然后认真地回答你两个字“很好。”,孙翔会疑惑地反问你:“没看过两个帅哥谈恋爱吗?”。











评论

热度(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