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little Alien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狠下心,盘旋在你看不见的高空里。

【周翔】In summer

#私设多如山#
#主要是十四赛季夏休的故事#
#小周二翔同居设定#
#十章之内完结能不能超过五章都难说#
#甜甜甜#
Chapter 1
七点的太阳还不是很大,但热度不减,知了的叫声响到周泽楷以为自己有了幻听。他手里拎着三两生煎还有两根油条,是他和孙翔的早饭。早餐铺旁有家熟食店,周泽楷琢磨着家里还有些绿豆,天气太热,中午煮点绿豆粥再买点槽毛豆吃吃算了。

拎着满满两袋东西,周泽楷慢悠悠的朝小区走,算了算时间估摸着孙翔差不多遛好丢丢了——丢丢是他们养的狗。正走进小区,果然看见一只毛发多到在夏天看着就热的古英牧羊犬张着嘴一边兹溜着喘气一边遛着身后满头大汗的青年。

那狗瞧见了周泽楷,激动地朝他飞奔过来,孙翔扯着狗链子哎呦哎呦地跟着跑。

周泽楷看着孙翔满脑袋亮晶晶的汗珠,想起他们刚住在一起的那个夏天,那时他们还没养狗。

-----------------
十一赛季·夏

周泽楷买完菜回家,厕所里没有人洗漱过的痕迹,显然孙翔还在睡觉。
走上二楼,厚重的窗帘挡住了窗外的阳光,空调打的很低,双人床上孙翔裹着厚厚的空调被,只露出一只脚。
周泽楷把中央空调关掉,在乱糟糟的一团被子里翻出了孙翔的脑袋,他亲了亲孙翔的脑袋轻笑着说:“起床啦。”孙翔却依旧一副没睡醒的模样迷糊着眼看着他。
周泽楷也没说别的什么,只是握住孙翔露在外边的脚踝,上面还带着鲜红的吻痕,他沿着那些痕迹轻轻舔吻,从脚踝延伸到小腿。孙翔扑棱了一下终于清醒过来,亮亮的眼睛在有些暗的屋子里发光,他盯着周泽楷看了好一会儿然后说了句,流氓。翻身下了床,一晃一晃的走向了厕所。
周泽楷在餐厅,正把早饭把从袋子里往外拿,突然听到孙翔发出一声惨叫,紧张的奔了过去,发现孙翔一脸惊慌的站在体重秤上,嘴里还叼了牙刷:“周哲砍!窝重呢吴金!”周泽楷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孙翔说他重了五斤。周泽楷想了好久也想不出该如何回应,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没事。”
孙翔显然对他的回答不满意,哼哼唧唧地让他明天早点叫自己起床。
不过这个早起床计划显然是失败的,所以第二年孙翔买了只狗,以要遛狗为理由逼自己起床。
-----------
孙翔扯着狗链子和周泽楷并肩走着,看到周泽楷提着生煎不满地嘟囔了一句:“我要吃锅贴。”周泽楷耸了耸肩表示卖过光了,孙翔也无可奈何。

两人一起进了电梯,生煎的味道很快在小小的空间弥漫,化学老师说这是分子在做无规则的运动,孙翔的肚子咕咕的叫了一声,周泽楷瞥了他一眼,孙翔倒是面不改色地说:“是丢丢的肚子叫的。”周泽楷还没做出反应,倒是丢丢不满的叫了两声。

他们的公寓在顶层,是一个小复式,二楼有一个大露台,适合养狗,不过平常狗都是被他们带到轮回俱乐部去的。房子是两人刚在一起的时候一起掏钱买的,地段好,高档小区,价格不菲。周泽楷现在回想起当初两人毅然决然地付掉首付的模样都有点后怕,觉得自己真冲动,万一分手了你说这房子多尴尬。不过幸好没有这个万一。

进了屋子孙翔也不急着洗澡,反正等会儿吃了饭还要出汗。他牵着狗去厕所给它洗了洗爪子,在阳台上吭哧吭哧的翻出它的饭碗开始给它捣腾早饭。

这边孙翔给狗捣腾完早饭,那厢周泽楷倒了两小碟醋,端着生煎和油条上桌了,还有两杯豆浆,豆子是他出门前放到豆浆机里的,正好磨好。

孙翔吃生煎要用勺,薄薄的皮上咬一个小口,在慢慢的吸掉里面的汤汁,焦底被醋浸地有些发软,孙翔就喜欢吃这个味,咔嚓两下子一个生煎被孙翔吸了汁剥了皮,剩下的肉再丢带周泽楷碗里。“傻子才吃生煎里的肉!”这是孙翔原话。周泽楷向来惯着他,但今天早餐不多,孙翔只吃皮的话会饿的。于是孙翔被周泽楷硬塞了两个肉馅。油条配豆浆吃得孙翔满身大汗。吃完早饭在风口晾了一会儿后就奔去了浴室。

周泽楷不紧不慢地收了碗,洗完碗发现7:40了,想起之前居委会贴了告示说今天要清洗水箱,8:00之后要停水。想了一会儿去卧室拿了两条内裤出来就进了浴室。

孙翔正冲着头呢周泽楷突然开门进去,吓得孙翔差点把莲蓬头丢他脸上。

“周泽楷你干嘛呀,我还没洗好呢。”对于周泽楷这种流氓行为孙翔很不满。

周泽楷没回答孙翔,只顾着脱衣服。夏天衣服少,很快周泽楷身上就什么都没有了。他一边开淋浴室的门一边说:“八点要停水。”

孙翔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记得似乎有这么一回事也就不计较了。

周泽楷走进来后原本宽敞的淋浴室就有点挤,两个人挤在一个莲蓬头下难免会撞到彼此。

等周泽楷反应过来时孙翔的唇和他的唇已经紧紧地贴在一起了,莲蓬头里的水淋在他脸上,透过模糊的水光孙翔的脸异常清晰,微眯的双眼,水珠顺着鬓角流向锁骨,孙翔呼出的气息带着沐浴露的柠檬清香从周泽楷的耳边传到鼻腔,带着情色的骚动。

周泽楷的手摸索着孙翔的脊骨,一节一节的往下探索,从背部探向腰间,在圆滑的腰肌上忍不住揉捏了几下,力用的有点大了,孙翔吃痛拿膝盖撞了周泽楷一下。周泽楷顺势握住了孙翔的膝弯,把孙翔的腿挂在了自己腰上。

两人吻得投入,动作正朝着下一步发展,莲蓬头的水猛地增大,左右晃动了几下,在淋浴室乱撒了一通后就没了声响。

孙翔手臂还攀在周泽楷肩上,被糊了一脸水明显有点发懵。对着周泽楷眨了几下眼,骂了一句靠,推开周泽楷拿起浴巾擦了擦身上的水,穿上内裤踏着拖鞋就走了。

周泽楷盯着他的背影一脸委屈,无奈的关了水龙头了跟着孙翔出了门。

孙翔到厨房把烧开了的绿豆粥调成小火继续煮着,从厨房出来看到周泽楷在客厅给丢丢绑辫子。
孙翔冲周泽楷大喝一声:“放开我儿子!”待看到周泽楷给丢丢绑的麻花辫之后笑趴在沙发上。

孙翔左右摆弄着周泽楷给丢丢绑的辫子问道:“周泽楷你还有这种技能啊?是不是以前经常给小姑娘绑头发啊?”

周泽楷一脸认真:“天赋异禀。”

孙翔撩着丢丢遮住眼睛的毛哼哼了两声:“周泽楷,你说丢丢看得到我们吗?我都看不到它眼睛。”

周泽楷仔细思索了一下,心想自己也不是狗不知道看不看得见,答非所问地说:“毛长长了。”

孙翔思路跟着他走,一下被岔开话题:“好久没剪毛了,这大夏天的它的多热啊,怪不得天天露着一条舌头。”

周泽楷心想着狗也不通过皮肤散热,不过这厚厚的毛看着也热:“改天剪了。”

两人一人一把轮番撸着狗毛,把狗惹急了才松了手。
放过狗无聊的只能打游戏了。说是夏休期给职业选手休假,但是谁敢两个月不练手。

两人上午打了会儿游戏就把晾凉的绿豆粥配毛豆当午饭吃了。

射手座冲动的很,想起一出是一出,两人往身上零零总总喷了三四种花露水,一人戴了一墨镜,牵着丢丢带它剪毛去了。

目送着无知的显然不知道自己将面临着什么的单纯的丢丢被宠物诊所漂亮的姐姐牵了进去,孙翔叹息了一句:“无知真可怜啊!”转身就和周泽楷找了家偏僻的咖啡店乘凉。

孙翔偏爱靠窗的位子,可迫于自己和周泽楷的身份,两人只能坐在阴暗的角落里。有时候世界就是这样,明明偏爱阳光,却只能在阴暗里生活。

两个长手长脚的人挤在小小的座位里,膝盖抵着膝盖,一杯咖啡配对方的脸都能喜滋滋地喝上一个下午,比那些个高中生还纯情。

等了近一个下午,两个谈了一下午纯情高中生恋爱的人牵着剃了毛、剪了指甲、洗了香香的丢丢买了两份凉拌面当晚饭。

回家路上天还没全黑,孙翔不敢牵周泽楷的手,于是手背贴着手背走了一路,比刚谈朋友的初中生还胆小,像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一样畏畏缩缩的。

周泽楷的侧脸被余晖照出美丽的侧影,孙翔偷偷瞥了他好几眼,心想着不就是和同性谈个恋爱,怎么就谈的那么憋屈?

回家吃完饭后终于来水了,孙翔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捧着半个西瓜,把腿架在周泽楷腿上,你一口我一口地,一边看低级趣味的综艺电视一边把西瓜吃光了。

10:30,两人像是老头子一样早早熄了灯,周泽楷在黑暗中吻了吻孙翔的额头,满意地抱着他入睡了。

TBC

评论(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