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little Alien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狠下心,盘旋在你看不见的高空里。

【周翔】In summer

#私设多如山#
#十四赛季夏休为主#
#同居设定#

Chapter.2
窗外一片黑暗,雨水敲打着玻璃窗的声音差点掩盖了闹钟声,周泽楷按掉闹钟的时候头还有点发昏。

昨天晚上暴雨黄色预警,电闪雷鸣雷电交加,凌晨两点的时候一道带着回声的巨雷在空中闪过,照亮了整个卧室,迷糊间他还以为有人开了闪光灯在给他拍照。等反应过来他便下意识地捂住了缩在自己胸口的孙翔的耳朵。

不过雷声实在太大,一个巨雷后还拖拖拉拉的跟着几个小雷,孙翔被吵醒了。孙翔醒来对着周泽楷两片胸肌发了会儿呆,觉得有些闷,从周泽楷怀里钻出来,把脑袋埋在枕头里问:“刚刚雷神来了吗。”周泽楷听到孙翔闷闷的声音觉得可爱,想逗他,凑过去亲了亲孙翔的耳朵:“对啊。”孙翔从枕头里挣扎着露出一只眼睛,迷糊了半晌:“骗子。”周泽楷只是笑笑,在孙翔颈边蹭了蹭脑袋。

周泽楷是那种一旦醒来就睡不着的人,于是周泽楷在睡着与醒着边缘之间徘徊,不敢多动怕吵醒孙翔,好不容易等到闹钟响,简直头痛欲裂,浑身酸痛。

他关掉闹钟后没有起床,仍旧窝在床上。窗外雨势不减,出门不方便,可以赖个床。孙翔被闹钟吵醒,盯着周泽楷带着血丝的眼睛看了会儿,语气笃定的说:“你昨天晚上后来是不是没睡着啊。”周泽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吵到你了?”孙翔一脸不在意,打了个哈欠往周泽楷身上蹭:“没有,就是你昨天后半夜一动不动整个人绷得紧紧的,不习惯。”

周泽楷心头觉得有点甜,心想这莫非是传说中的身体的契合,伸着脖子向孙翔求吻。孙翔蜻蜓点水般地亲了亲周泽楷的嘴唇,周泽楷不满意,压着孙翔脖子来了个深吻,孙翔红着脸嫌腻歪,但也半推半就的和周泽楷两人在被子里卿卿我我了好一会儿。只在被角露出两人紧紧相扣的十指。

两人磨蹭到9:00才拖拖拉拉地起了床,窗外雨势稍小,孙翔扯着汗湿的T恤去开空调才发现没电了,打电话问了物业说是昨晚闪电侵袭沪城,电线被劈短路了,要修好还需要一段时间。孙翔骂骂咧咧的挂了电话,向周泽楷吐槽:“上个礼拜没水这个礼拜没电!还不如住在俱乐部!”

周泽楷摸了摸孙翔的脑袋,琢磨着刚搬来的时候在小区自带的游泳池办了卡,之前都忘记这回事了,今天正好可以去。周泽楷和孙翔讲了等会儿去游泳的想法,孙翔趴在沙发上想了会儿,依稀记得游泳会所有寄存狗狗的地方,于是便应下了。

待孙翔晾完衣服,周泽楷洗完碗之后,两人扒拉出两条泳裤,牵着丢丢出了门。

路上雨势虽有减小但不见停的趋势,两人挤在一把伞下面,丢丢只身一狗冲在雨幕里,出门时明明是可以带两把伞的,但两人默契地只拿了一把,似乎这样他们就可以光明正大心安理得的挤在一把伞下面,手臂贴着手臂,被雨水沾湿肩膀。

两人到了游泳会所,寄存了狗,换了泳衣下了泳池。泳池里人不算多,才4、5个。孙翔把自己沉在水里,吐了个气泡说爽。

周泽楷笑眯眯的看着孙翔泡在水里一副活过来的样子,想起孙翔来轮回的第一天,也是在黄梅天,那天暴雨,孙翔进俱乐部时湿漉漉的头发搭在脑门上,衣角还滴着水。可能是受雨天悲伤气氛的渲染,也可能确实如此,周泽楷觉得孙翔从发尖到脚跟都透露着一股迷茫或许还有悲伤。

他记得孙翔恢复状态也是在一个雨夜,训练室灯光明亮,孙翔眼前的电脑上是金色荣耀二字闪闪发光,他和孙翔组队击败了吕泊远、杜明、吴启三人。那是他们第一次组队,队友们都去吃晚饭了,孙翔还坐在训练室,他也在一旁陪着。他不记得时间过去多久,但他忘不了孙翔颤抖的嗓音问他,周泽楷我们会不会很厉害。孙翔眼中明明带着泪,但周泽楷觉得那时的孙翔就像太阳一样充满活力,照亮了一整个雨季。

周泽楷浸在水里,慢悠悠地在泳池里游了两三个来回,觉得有些累了,在深水区找了岸停下休息,摘了眼镜回头看却没找到孙翔的身影,周泽楷有点紧张,重新戴上眼镜准备潜到水里去找。周泽楷眼前下沉带来的气泡还没消散,就感到有一个滑溜溜的肉体贴紧了他,嘴唇也被含住。气泡消散后周泽楷看清了孙翔的脸,扬起的嘴角还带着恶作剧得逞的笑。

孙翔看到周泽楷一脸呆滞,乐呵地笑出了声,嘴边一个气泡接一个气泡,咕噜噜地沿着他和周泽楷的鼻梁向上冒。孙翔笑的开心,很快没了气,探出脑袋趴着台阶上休息。周泽楷也探出脑袋趴在孙翔旁边,撑着脑袋看着孙翔。

窗外雨水在贴着防紫外线薄膜的窗上迸裂,两个人像晒鱼干一样趴了好一会儿,才爬出泳池去换衣服。

两人在换衣室的浴室里腻歪了一会儿,拖拉着拖鞋去会所的休闲区买了两杯饮料坐着吹空调。孙翔去寄存处领丢丢,回到休闲区时周泽楷已经支着脑袋睡着了,那张帅脸被用来掩盖身份的黑框眼镜压出红色的印记。

丢丢趴到座位底下蹭着周泽楷和孙翔的小腿,孙翔咬着吸管盯着周泽楷看。周泽楷面容安详,联盟里的姑娘都说他长得帅,孙翔倒不觉得,他也不觉得自己帅,孙翔觉得联盟里的男性都长的差不多,但他依然觉得能和周泽楷在一起是他这辈子最幸运的事。

他曾经张扬狂妄,也因此饱受挫折。如果没有到轮回,没有遇到周泽楷,他可能会一直这样狂妄下去,或许他会登上荣耀顶峰,或许他会备受责骂,但无论怎样他肯定都没有现在快乐。

第一届世邀赛的冠军之夜,他和周泽楷在苏黎世看星星,星星很美。孙翔不记得他当时是怎么想的了,大概是水到渠成,他对周泽楷说我想把这片星空送给你。周泽楷看着他,眼中带笑说,你的眼里全是星空,把你送给我。

孙翔知道周泽楷不是说不了长句子的人,但这是他第一次听周泽楷说这么饱含情义的句子。那晚,他醉在周泽楷笑意盈盈的双眸里。

周泽楷醒来时,孙翔已经把吸管咬的破破烂,周泽楷敲了敲孙翔的脑袋,他一直不许孙翔啃吸管,但孙翔这习惯老改不回来。

两人出会所时雨已经停了,地上还有未渗透的雨水,走路时带着黏糊糊的声音,空气中是雨水洗涤过的清新。

孙翔一边歪歪扭扭地被丢丢牵着,一边斜倚在周泽楷身上。空气中的湿气使他们相接触的肌肤粘腻。

下午四点时总算有了空调,两人在开了空调的客厅干了些羞耻的事,孙翔趴在周泽楷身上,两人都没说话,只有呼吸交汇的声音。

窗外只有雨后雏鸟愉悦的叫声。

TBC

军训回来更文啦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