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little Alien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狠下心,盘旋在你看不见的高空里。

【周翔周】黄金时代(下)

#灵感来源于王小波《黄金时代》#

孙翔在山上的木屋那儿呆了好一阵子。倒也不是一个人,还有周泽楷陪着他。

之前村里人人说他搞男人,但依旧有人去他那儿看病。现在他搞得男人具象化了,是孙翔,不再是什么胡编乱造的官家子弟,这群村民倒像是失了兴致,又或是他们只是爱嚼舌根子,爱把原本清白的人逼着抹黑自己,然后再把他丢一边。去周泽楷家看病的人没了,周泽楷就天天往孙翔那儿跑,干些不能让自己吃亏的事。

两人这日子过的可算舒适,白天为被,绿草为铺,大太阳底下干些没羞没躁的事。比起在野外,周泽楷更喜欢在屋子里的床上,夜晚,只点一盏蜡烛,豆大的火焰飘渺,映在孙翔的皮肤上,健康的肤色和暗红的斑驳。或是只借一束白月光,孙翔隐忍,微红的脸庞更为诱人。

孙翔显然没有那种情怀,青天之下,或是在树荫里,或是在后院里,他更喜欢看阳光照亮周泽楷的脸,晶莹的汗珠发光,仿佛周泽楷天生就该像天使一样带着圣光,庄严得不容污玷。

两人神仙眷侣的日子过了大半年,偶尔乔装打扮去缅甸边界的集市做些买卖。

后来两人总算是被山下的人想起来了,被捉下去,勒令他们写检查,交代自己的罪行。安给他们的罪名是同性恋,不正当的关系。孙翔想反驳这个罪名,却找不到反驳的借口,只能每天鼓着脸写他和周泽楷“作案”的过程。

之前和孙翔同一批的知情都走了,干上了轻松的活计,只留下孙翔和周泽楷在村里“改错”。周泽楷在白大褂下闷白的皮肤也被晒的发黑。

改错归改错,两人仍旧继续“作案”。

白天干农活累得要紧,两人的“作案地点”便从野外集中到了屋里。不管是经典的传教士式,后进式还是侧进式,两人耍起来毫不含糊。

周泽楷顾忌着孙翔腰不好,平常大都用侧进式或骑乘式孙翔搞。侧入时从背后环住孙翔,左手在前抚摸孙翔腹部紧致的肌肉或者帮他抒发一下无处安置的高涨的部位,右手卡住孙翔的下巴,手指在他的唇齿间搅动,情动时迫使他转头接吻,可以看到津液顺着唇齿的空隙在肌肤上留下晶亮的痕迹。

周泽楷在自己的认错书中把这些完完全全的写下来了,画面香艳语句却不带情色。

孙翔认认真真的读完周泽楷的认错书先是红了脸,说了句下流,之后黑着脸埋头苦写,说要超过周泽楷。周泽楷也不知道这有什么好比的,只觉得孙翔幼稚的可爱。

孙翔最喜欢的是周泽楷坐在自己身上起伏的样子,仰头时汗水顺着突起的喉结滑落,流过胸膛,滑过被他掐红的两点。平常难言一语的唇微张着喘气,眼神迷离。配合着上下摇摆的动作,就像是在海上迷失了方向的孤独者。

孙翔很喜欢自己的这个比喻,特地大声念给周泽楷听,周泽楷听了之后只是拿着纸仔仔细细看了一遍,而后笑着把纸还给孙翔,没表示赞同或不赞同,喜欢或不喜欢。但孙翔却从周泽楷表情里看出了满意的神情。

两人起初写认错书还有些劲头,后来写得无趣了,就整了张复写纸,垫在纸下,一式两份,轮流写。孙翔常想,那些个反对同性恋的军官看到这同性肢体交流详细过程时是什么反应。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一边唾弃的说恶心的同性恋,一边仔仔细细的看的起劲。

写认错书的日子似乎没有止境,那些领导人始终不满足他们的认错态度。“你没拿出你作为同性恋者感到罪恶感的态度!”一个大腹便便的领导挥着认错书对孙翔说。

孙翔撸了撸袖子对他翻了个白眼,嘟囔了一句:“老子才不是同性恋。”

大腹便便的领导才不管这些,他只是想寻些乐子。

日子出现转机是在上头的领导发现大半个云南插队的地方,只有周泽楷会治前列腺炎。立马把周泽楷接到城里去给自己看病。

周泽楷去城里后,村里的娃娃嘲笑孙翔:“你相好跑了!不要你啦!”妇女们也总在路过孙翔的屋子时一脸惋惜地嘀咕:“好好的一个小伙子被那个贱男人搞了,现在又被抛弃了……自作孽不可活哦!啧啧啧……”

孙翔听着觉得烦,索性罢工不去田里,整天关着门捂在自己房子里。他不担心周泽楷不回来,直觉告诉他周泽楷肯定不会留他一人。

周泽楷回来是在半个月后,他回来后整个村子的氛围有些微妙,之前嘲笑孙翔的人似乎有些不甘,每天干农活路过他俩儿时总要伸长脖子好好瞧瞧他俩儿,似乎要看这个周泽楷到底是真是假,又似乎是要看他俩之间的感情到底有多好。

领导对他们的态度也变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前几乎天天要写的检讨只要两三个礼拜交一次就好。但从来不许他们少交。直到有一次,周泽楷独自写了一份检讨,没给孙翔看,就交给了领导干部,自那次之后,他们就再也没要求两人写过检讨了。

孙翔好奇周泽楷写了些什么,但从未从周泽楷嘴里套出过一星半点。

--------------------

孙翔再见到周泽楷是在西湖边上,那时他已经有个读大学的女儿了。遇到周泽楷时是个冬天,在湖边的庙会上。两人都裹得厚厚的。

孙翔恨当时是冬天,厚重的冬装把两人发福的身材放大到一览无遗。也感谢那是冬天,两人可以默契地把微胖的身材当作是由于衣服太多照成。

两人去了酒店,却没有干些什么。不是他们不想干,只是没了润滑油和避孕套,两人一时无从下手。分别睡了一张床,念叨了当年的旧事。虽然大多数时候只是孙翔在讲。

第二天,孙翔送周泽楷去火车站,火车临发动前孙翔问周泽楷,最后一次检讨书你到底写了什么。周泽楷什么也没说只是挥了挥手,也可能不是他不想说,只是火车离去的速度太快,没给孙翔留下在离别时伤感的时间。

周泽楷不会告诉孙翔他写的是他差点爱上孙翔的一瞬间。那天干完农活午休,他们并排躺在树下,周泽楷半梦半醒得迷迷糊糊,只觉得有个热乎乎的人靠近自己,掀开眼帘,只看到孙翔毛茸茸的脑袋,从他带有泥土的脚尖,细细轻吻,一路沿着腿和腰线,经过肚脐,停在了唇边。他记得自己当时心跳的厉害,在那一刻他能肯定自己就要爱上孙翔了。但孙翔的唇在离他的唇只有1厘米时停住了。慌慌忙忙得起身就跑开了,就像他第一次逃离周泽楷家时一样,不曾回头。要是回头,他就能看见周泽楷睁大的双眼,饱含着情感,可是他没有回头,这就是命运。

周泽楷仍旧记得领导看完这份检讨书时的表情,脸色微红,鼻翼煽动,似乎有愤怒,似乎还带着别的情感。周泽楷有些得意的想象着他们传阅这份检讨书时觉得不堪觉得羞涩甚至带着些愤怒的微红的表情。

周泽楷不会告诉孙翔这一切,就像孙翔不曾告诉周泽楷他曾乘了40小时的站票去上海找周泽楷,下火车时腿都是发软的。但他仍旧飞奔到他打听到的地址,在他看到周泽楷牵着一个孩子的手,脸上带着温暖的笑容时,他失去了所有力气,腿的酸痛和多日的劳累一齐向他袭来,将他击倒在地上。他久久地坐在地上,抽完了一包烟,踏着夜色,拖着疲惫的步伐,走向火车站。

他没有选择再乘40小时的火车,他已经没有体力了。他觉得自己的黄金时代已经随着周泽楷的离去一起离去了,他已经开始衰老了。他选择了离上海很近的一座城市杭州下车,并且凭着身上的五百块钱活了下来。安静的生活在与周泽楷相邻的城市。

送走周泽楷后,孙翔坐在火车站的长椅上抽了半包烟,还有半包他的身体受不住了。他意识到,自己的黄金时代已经和自己彻底的告别了。

END


----------------------
写到最后有点难以下手,每写一句话都觉得是对《黄金时代》这部小说的不尊重。
由于个人水平关系,实在比不上王小波《黄金时代》,篇幅也大大缩短,如果有人感兴趣,一定要去看原著。

评论(5)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