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little Alien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狠下心,盘旋在你看不见的高空里。

【周翔】枪王大大和七个羊习习

#童话paro#
#画风猎奇#
#绝对不会崩(?)#
#一发完结#

Start》》》》》
在荣耀联盟大陆上,有一个轮回王国。轮回王国的国王和他的王后十分相爱,可是他们在一起了很久都没有孩子。直到有一天,他们在卧室里相亲相爱时有一道闪电劈向了城堡,王后突然生下了一个健康的王子。

王子殿下十分可爱,肌肤如雪,嘴唇如血,黑发如碳。国王给王子起名叫白雪王子,可是被王后拒绝了。

“哦!我亲爱的陛下!你看我们的孩子眼角有一个泪痣,不如我们就叫他周泽楷吧!”刚生完孩子还虚弱的王后躺在床上说道。

“哦,好吧,我亲爱的。”虽然王后说的话并没有逻辑,但是爱妻心切的国王答应了王后的请求。

可惜,在生下王子过后没多久,王后就去世了。国王十分伤心地独自一人抚养着王子殿下。

王子殿下在父亲的宠爱下快乐的成长着,只是由于缺少母爱变得沉默寡言。但他的容貌却愈发的出色,与其容貌一同成长的还有他的枪法。

在他十八岁那年,他英俊的容貌和帅气的枪法名扬荣耀大陆,成了名副其实的荣耀大陆第一人,并且有一个帅气的称号“枪王大大”。

与此同时,他的父亲迎娶了一位新王后,名叫张佳乐。

张佳乐对第一有特殊的执念,并且他有一面神奇的镜子,知晓天下所有的事情,于是他经常问镜子关于第一的各种问题。

有天,他问镜子:“魔镜啊魔镜,谁是荣耀大陆上枪炮界的第一人?”

镜子回答道:“是您的新儿子!周泽楷!”

张佳乐愤怒地推翻镜子,但镜子依旧执着地叫到:“是周泽楷周泽楷!”

于是,在等到老国王去世后,张佳乐派他的手下舒可欣、舒可怡将周泽楷带到密林当中,并将他杀害。

两姐妹作为荣耀大陆上的普通少女两枚,早已沉迷于周泽楷的美貌不可自拔。两人将周泽楷绑到密林里之后,分别轻吻了周泽楷左右两边脸颊,带着自己的佩剑离开了。

周泽楷在密林里走啊走,走啊走,走了一天一夜终于看到了一个小屋子。

周泽楷敲门进去,发现里面没有人,只有七张并排放着的小床。周泽楷实在是太累了,他将床拼在一起之后,躺上去陷入了沉睡。

当他醒来时,床沿趴着七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男孩。有像小鹿一样湿润而明亮的眼睛,像樱桃一样红润而富有光泽的嘴唇。

他们一起对周泽楷眨了眨眼睛,周泽楷觉得自己要萌化了。对,枪王大大有个不为人知的喜好——喜欢可爱的东西。

七个小东西见周泽楷醒过来之后围在一起嘀嘀咕咕地,自认为小声,其实被周泽楷听得一清二楚地讨论:
“床上这个人谁啊?”

“不知道啊?长得好帅啊!”

“哼!有我帅吗?”

“就是!哪有我帅!还是个哑巴!”

“你怎么知道?!”

“他醒来一句话都不讲,就盯着我们发呆,都不自我介绍一下!要么是傻要么是哑巴!”

“可是我们也没向他自我介绍诶!”

“啊?是吗……”

七个小东西讨论了好一会儿,似乎终于做出了决定,推出了其中一个到周泽楷眼前。

那个小人涨红了脸,“你……你是谁啊!为什么在我家?”

周泽楷看到那个小人身后六双十二只亮晶晶的眼睛,清了清嗓,回答:“……周泽楷。”

“这个人说他是周泽楷!”

“他居然就是周泽楷?周泽楷怎么会在这里!”

“周泽楷是谁啊?”

“你傻啊!周泽楷就是轮回那个据说很厉害的王子!”

“哦!这样啊……”

七个小人们又将周泽楷抛到一边,自顾自地开始讨论了起来。

“……你们是羊习习吗?”周泽楷被晾在一边发了好一会儿呆,趁他们讲话的空隙问道。

七个小人像是一下子被下了禁音咒,一齐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盯着周泽楷。

其中一个大喊:“你为什么这么叫我!”

周泽楷迟疑地说:“门口,牌子。”

七个小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无奈地承认:“我是羊习习……”

七个羊习习一会儿讨论,一会儿问周泽楷问题,磨磨蹭蹭折腾到傍晚才决定让周泽楷留宿。

周泽楷也在这期间了解了这七个可爱的小东西。这七个只到周泽楷大腿这么高的小东西叫做羊习习,一起生活在森林的深处。

虽然七个羊习习长得一模一样,但周泽楷却能很快的分辨出他们都不同,因为他们的性格实在是相差太多。

周泽楷偷偷给他们起了名字方便记住他们:
羊习习一号是个很认真的人,是这七个小人中的领军人物;
羊习习二号是个脾气火爆的人,说不了两句就会发火;
羊习习三号是个固执的人,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
羊习习七号是最害羞的人,就是被推出来问周泽楷问题的那个,和周泽楷讲话时一直红着脸。

周泽楷觉得七个羊习习都很可爱,但他们的性格都太单一性了,简单到不像是一个普通的人。

这真是奇怪啊,躺在羊习习们为他准备的软铺上,周泽楷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进入了梦乡。

—————————————

周泽楷和羊习习们一起在密林里快乐的生活着。

白天,羊习习们要一起出门,但他们坚持不告诉周泽楷自己去干什么。周泽楷则在家中打扫房间,为他们准备晚饭。

晚上,吃完晚饭后,除了羊习习一号和三号,其余五只羊习习都喜欢爬到周泽楷身上或者钻到他的怀里,和他一起看星星看月亮。而羊习习一号和三号则会在洗完碗后,安静地坐在周泽楷一左一右。眨巴着大眼睛盯着周泽楷看。

直到有一天,在羊习习们准备出门前,有一个人敲响了小屋子的门。一个穿着巫师袍的男人站在屋外。他温柔地笑了笑,问到:“请问这里是羊习习们的家吗?”

七个羊习习一下子钻到周泽楷身后,露出圆溜溜的眼睛,警惕的盯着那个奇怪的男人看。

他倒不尴尬,依旧笑咪咪的自我介绍:“我是喻文州,我记得羊习习是被魏琛术士施了法,我来帮助他解开法术。”

羊习习们一下子炸开了锅,激动地围着喻文州转圈:“怎么解怎么解?!”

周泽楷虽然听得云里雾里似懂非懂,但看到羊习习们如此激动地围着喻文州,有点不开心。

喻文州掏出一个小本子,翻看了一下:“他说需要他施法时的见证人在场,请问,当时谁在你们旁边?”

七个羊习习被这句齐齐戳中了怒点:“是孙哲平那个不要脸的人!”

“我们要把他找来吗?”

“他回来吗!之前找他他还说我这样子比较可爱!”

七个羊习习讨论的热火朝天,喻文州递给他们一个袋子:“等找到见证人,再打开袋子,里面会有解开魔法的方法哦。再见啦,羊习习。”

七个羊习习围着袋子不说话,最后,他们将袋子交给了周泽楷保存,并且在周泽楷好奇疑惑的眼神下吞吞吐吐地说出这个曲折的故事。

羊习习们之前并不是羊习习们,他们是一个人,叫做孙翔,是隔壁壕国的二王子,大王子是一个叫孙哲平的人。

有一天,大王子孙哲平带着弟弟去拜访自己的朋友,叶修。孙翔被叶修帅气的长矛吸引,强行抢来装一波逼。可是装逼失败,不小心戳中了同到叶修家玩耍的魏琛的小弟弟。

作为一名合格的猥琐流术士,魏琛在哀嚎时顺便给孙翔下了个咒语,将他变成了七个,并且七个被拆开来的孙翔只能被别人叫做羊习习。

被变成七个的羊习习只好去找哥哥帮忙,没想到孙哲平看了看七个或愤怒或眼泪汪汪的小家伙,大笑三声:“这样子好玩多了。”便把他们丢在一边。

羊习习们十分气愤,一怒之下来到了密林里面,在此定居,准备找机会去报仇。

周泽楷听了故事之后总算是明白了,怪不得羊习习们性格单一反差剧烈,怪不得羊习习们性格迥异有时却对同一件事反应一致,怪不得羊习习们总是自称“我”而不是“我们”。

“每天出门……找办法解决魔法?”周泽楷问羊习习们。

“刚开始的那一年是的,可是后来找了好久都没找到,我就开始练习使用却邪的方法,打算回去灭了那个变态和孙哲平那个不要脸的男人!”

居然把叶修的却邪一起带了出来……周泽楷想象了一下七个小人一起费力挥舞却邪的场景,觉得有点可爱。

“找孙哲平?”周泽楷挥了挥小袋子问。

七个羊习习都不说话,仰着头看着周泽楷。

周泽楷蹲下身子,挨个摸了摸羊习习们的脑袋,问:“怎么了?”

羊习习们扭捏着不说话,和周泽楷对视了许久,其中一个窜出来,趴到周泽楷背上,声音委屈地说:“如果我变回去了就不能和你在一起了!”话音刚落,其余羊习习一齐挤进周泽楷怀里寻求安慰。

周泽楷怀里抱着三个,背上趴着两个,左腿右腿上分别挂着一个,笨拙地安慰:“不会的。”

好不容易把羊习习们哄睡着了,周泽楷躺在了软铺上,丝毫没有意识到有大麻烦像自己靠近。

———————————
森林的边缘,得知周泽楷并没有死亡的张佳乐扛着猎寻来到从魔镜处得知的周泽楷的住处准备与他一绝高下。

———————————

翌日清晨,起床后的羊习习们和周泽楷告别,准备出发去找孙哲平,打开门,却被眼前两个中型武器吓到。

昨日在进入森林的过程中,张佳乐与孙哲平偶遇,两人进行了密切的交流,并且迅速发展了友谊。更巧的是他们的目的地居然是同一个地方。

孙哲平撇了羊习习们一眼,嗤笑一声:“羊习习,你还真的没长过个儿啊?”

羊习习们怒目圆睁一脸要将孙哲平拨了皮的表情。

孙哲平大大咧咧地坐到地上,摸了摸羊习习们的脑袋,“还生气呢?我这不是来帮你解开法术了吗。把喻文州给你的袋子拿出来看看。”

羊习习们警惕地盯着孙哲平,向周泽楷要袋子。

而门外张佳乐早就跃跃欲试,只可惜之前答应了孙哲平要等他先解决完问题才能动手。

羊习习们打开袋子,里面有个小纸条,纸条上用好看的字迹写着:“在见证人的见证下,每位羊习习亲吻一下法术封印点。”

“法术封印点是哪里啊!”羊习习们着急地大叫。

“应该是在魏琛施法时雷电劈向的地方出生的婴儿身上。”孙哲平摸了摸下巴。

羊习习们一脸崩溃,这要怎么找啊。

“啊!我记得周泽楷爸爸说过,周泽楷是在一道雷电后出现的!”

羊习习们眼睛发亮的盯着周泽楷的脸蛋,又围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讨论:“我觉得是那个泪痣诶。”
“我觉得也是!”
“那我们要去亲一下吗?”
“啊!去吧去吧!”
“……”

七个羊习习排成一溜,磨磨蹭蹭地走到周泽楷眼前,羊习习七号排在第一位,紧紧捏着衣角,满脸通红地说:“周泽楷!我能亲一下你的泪痣吗!”

周泽楷摸了摸自己的眼角,笑了笑说:“好。”

于是,七个羊习习一个接一个,很有秩序的亲吻了蹲着的周泽楷的泪痣。

当最后一个吻落在周泽楷脸上时,一道亮光出现,亮光散去后是一个浑身赤条坐在地上的孙翔。孙翔大叫一声,先是喜悦,再是窘迫,立刻钻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去。孙哲平无奈地送去了准备的衣物。周泽楷觉得这样的孙翔比羊习习们可爱多了。

那厢孙翔恢复了真身,这厢张佳乐向周泽楷发起了挑战。几个回合后,周泽楷险胜张佳乐。张佳乐不是不服输的人,被确确实实打败后便放下了这桩心事,邀请周泽楷回轮回王国,周泽楷笑着表示他想和孙翔再一起呆会儿。于是张佳乐和孙哲平先行离开了。

童话故事的最后都是幸福美满的结局,周泽楷带着孙翔回到了轮回王国的城堡,当上了国王,和王后孙翔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当然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只有他膝盖高的羊习习们为什么一下子就变成了比他高四厘米的孙翔了。


End》》》》》

评论(27)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