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little Alien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狠下心,盘旋在你看不见的高空里。

【周翔】In summer

#私设多如山#
#十四赛季夏休为主#
#同居设定#

Chapter.3

周泽楷洗漱完发现孙翔还躺在床上睡觉,脑袋埋在枕头里,露出光溜溜的背。周泽楷盘腿坐在地上,将脑袋靠近孙翔,喊他名字。喊了好几回孙翔才闷声回了一个百转千回的“嗯~~”。

昨天孙翔帮俱乐部工会打材料,忙活到大半夜,还没睡多长时间,现在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趴在床上。周泽楷倒是因为编辑战队资料没有参与战局而睡的较早。

周泽楷心疼地亲了亲孙翔的耳朵,没再叫他起床,轻声问今天他想吃什么。孙翔睡的迷迷糊糊,把脑袋从枕头里拔出来,一脸呆滞地看着周泽楷,咂巴咂巴了会儿嘴说:“螃蟹。”

周泽楷揉揉孙翔一头乱砸砸的毛,心想昨天孙翔肯定是在什么美食节目里看到毛蟹年糕了,估计惦记了快一天了。他鼻子蹭了蹭孙翔的脸轻声哄他,说:“再睡会儿,我去买。”

轻声阖上卧室的门,周泽楷下了楼梯,挠了挠丢丢蹭着自己腿的脑袋,扒拉开它的齐眼刘海,认真盯着它眼睛说:“轻点儿,今天不出门。”

丢丢明亮的眼神瞬间暗淡,毛茸茸的脸硬是生出几分委屈,脑袋冲着门口满是期待和渴望。周泽楷看着丢丢巨大的体型和较长的毛发,估计牵着它去菜场要引起交通阻塞不说,回来洗毛估计又是一项大工程。挠了挠丢丢下巴说了句乖,就拎着钥匙和零钱包出门了。

丢丢被周泽楷狠心地抛下,满腹地委屈与无聊,只能在客厅的地毯上无聊地磨着爪子。


周泽楷到了菜市场,也没多做掩藏身份的打扮,菜场里卖菜买菜的大多是阿姨妈妈或者爷叔们,多半都不认识他,再者他基本上每个夏天都来这里买菜,没人会把他和年薪过百万的人物联系起来。

想当年周泽楷和孙翔以石头剪刀布这项高难度高水平的游戏三局两胜决定了由周泽楷去买菜,也从此决定了周泽楷买菜郎的命运,周泽楷倒是不介意去买菜,只是刚开始时常常难以和因为看到优秀男青年而过于热情的阿姨沟通,不过经过长时间的磨练,周泽楷已经能够和阿姨们砍砍价了。


周泽楷挑挑拣拣地买了颗菜花和两个番茄,提着袋子走向水产区,从头溜到尾都没看到有人卖六月黄的,又慢悠悠地从尾往前溜。找到一家自己较熟悉的水产店,老板正在赶苍蝇,抬头看见他乐呵地问:“小周,侬要麻撒?”(小周,你要买什么?)

“咯月黄有伐?”(有没有六月黄?)

“以在切月末勒,咯月黄么老早子好切了。梭子哈要伐?”(现在七月末了,六月黄没以前好吃了,梭子蟹要不要?)

周泽楷接过老板递过来的一只梭子蟹翻看了一下,心想没有毛蟹只能用这个交差,孙翔没见到毛蟹年糕估计要闹一会儿。

老板看周泽楷捏着梭子蟹翻来覆去,说:“明遭吾进些咯月黄故来,好伐?个责梭子哈老新鲜额,bi铜川路上头个阿要好勒。”(明天我去进些六月黄来好吗?这个梭子蟹很新鲜的,比铜川路上的还要。)

周泽楷点头说好,挑了两个让老板称重。

老板一边操作着秤一边念叨着什么,我老婆怀孕时也老是要吃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啊,不给买还不高兴了。周泽楷闷声笑了一下,也不说什么,老板多半以为周泽楷有个怀孕了需要全世界宠着的老婆。

周泽楷掂量了一下还在挣扎的蟹,又去买了块姜,之后便慢悠悠地往家里走。顺道在巴比馒头买了两个肉馒头。


周泽楷到家时孙翔还在睡,房间里冷气打得很足,周泽楷进去时被冷得起了一胳膊的鸡皮疙瘩,窗帘隔光效果很好,房间里阳光不算强。周泽楷算了算时间,孙翔睡了才5个小时,放弃了叫醒他的打算,下楼去吃早饭了。

吃完早饭,周泽楷去书房整理战队几次比赛的视频和刚结束的世邀赛中的个人视频。

正整理着听到卧室传来duang的一声,跑过去一看,孙翔一脸懵然地坐在地上,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窜进来的丢丢嘴里叼着被子的一角。

周泽楷走过去,想拉起孙翔,却发现孙翔眼神空洞不知道在看什么。周泽楷把孙翔的表现当作是起床时低血压造成的,揉了揉孙翔的脑袋喊他去刷牙洗脸。

孙翔坐在地上好一会儿才借着周泽楷的力起了身,敲了敲脖子往厕所走。

周泽楷跟在后面去厨房热了杯牛奶,煮了个水煮蛋,煮水煮蛋时顺便把肉包子再加热了一下。

孙翔大概是昨天晚上太累,瘫坐在椅子上,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周泽楷让孙翔吃完早饭来一下书房,又重新回到书房去整理视频了。

孙翔吃完早饭在厨房把并不油腻的碗筷都洗了,擦干手,狠狠揉了一下眼睛,盯着窗外看了好一会儿骂了句脏话,趿着拖鞋向书房走去。

书房采光很好,周泽楷正在看轮回和蓝雨的一场友谊赛视频。见孙翔进来,周泽楷拍了拍身边的座位,递给他一张纸,示意他一起来看,纸上面是周泽楷手写的分析。


两人一起在电脑前看着视频,不算长的一小段比赛,两人一会儿暂停,一会儿讨论,一会儿回放,来来回回好几遍,看了将近两个小时才看完。虽然期间周泽楷话不多,但总能一语道中要点。

看完视频已经超过12:00了,周泽楷突然想起还没告诉孙翔他今天只买到了梭子蟹,看向孙翔却发现孙翔皱着眉头一脸痛苦的揉搓自己的眼睛。周泽楷立马拉下他的手,发现孙翔眼球布满血丝,眼睛通红,看起来吓人极了,周泽楷有些慌张地问怎么了。

孙翔有些迷茫的抬头,眼睛里带着水汽:“眼睛疼。”他犹豫了一下,没告诉周泽楷刚刚自己短暂失明了。

一向淡定地周泽楷有些慌了神,眼睛这事儿谁都说不准,像他们这种职业选手长时间对着电脑对眼睛本就伤害大,说不准哪天突然就瞎了,职业生涯可不就毁了。

周泽楷一手握住孙翔的手腕,另一只手敷在孙翔紧闭的双眼上,在心里强行告诉自己孙翔只是昨晚用眼过度,眼睛没什么问题。尽量平静地说:“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孙翔抗拒,他怕结果使他难以接受的,装出一副淡定的样子,“不就眼睛有点难受,滴点眼药水就好了,还去医院?多丢人。”一边说着一边还岔开话题,“这都十二点多了,我们先吃午饭吧,周泽楷我快饿死了。”说完孙翔去够周泽楷盖在自己眼睛上的手,想把它移开。

周泽楷却态度强硬,双手紧紧箍住孙翔的手腕,语气里带着不容否定的气势:“去医院。”孙翔和周泽楷在一起三四年了,自然清楚周泽楷的脾气,周泽楷话未出口就感觉到他在生气,虽然孙翔不明白周泽楷气些什么,但清楚周泽楷生气时是不允许别人反对他的,大概平常好脾气的人生气起来都这么拗,孙翔心里带着些憋屈低低地应了句嗯。



周泽楷开车带孙翔到汾阳路的医院,路上给方明华发了条消息,方明华哥哥是眼科的副主任,到医院时方明华已经在门口阴暗处等他们了。周泽楷把墨镜递给孙翔让他先下车,自己开车绕到另一条街去找停车位。

“方哥。”孙翔挥挥手向方明华打招呼。

方明华点头应了一声,直接带着孙翔上楼。

“不用挂号?”孙翔跟着方明华,回头看向一片人山人海,大都是家长带着近视的孩子来检查眼睛。

“我刚给我哥打电话,他正好在午休,让我直接带你上去看看,等会儿再补挂个号。你可是公众人物,别一直回头动来动去的,怕自己不够显眼啊?”两人没敢乘电梯,在楼梯间一级一级的走着。“对了,你眼睛怎么样?严重不?”

“啊,没事啦……周泽楷大惊小怪的。”孙翔有点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呵呵。”方明华揶揄地了两声,“小周很少那么紧张的。”

孙翔脚步不自然地顿了一下,差点摔倒在地上。

方明华拉了他一把说了句小心,一脸伤春怀秋的表情:“哎呀,你说我这刚退役,你就把眼睛弄坏了,我怎么放的下心啊?你们这些小年轻啊……”

孙翔闷闷地哼了一声也不反驳。



周泽楷停好车找到医生办公室时孙翔已经做完简单检查了,医生正在病历卡上写着诊断。

方医生看了眼周泽楷,又瞧了瞧孙翔,最后带着询问的眼神看向自家弟弟。

方明华把周泽楷拉到孙翔旁边,说:“这是我们队长,你把诊断结果和他说一下。”

方医生扶了扶眼镜,开口:“孙翔先生的眼睛并无大碍,大概是暑假这算期间用眼过度没有注意休息,导致眼睛过劳,造成了短暂失明。我给他开一管眼药水,回去每天滴三次,过两个礼拜来复查一次。这段时间对着电脑电视手机什么的不要超过两个小时,最好每隔一段时间做做眼保健操,不然有可能会造成视网膜脱落,很危险的,小年轻注意一点自己身体。你们去领药吧。”

周泽楷接过病历卡,汗湿的手紧紧握了握孙翔的肩膀,出门去取药了。

方明华和孙翔不紧不慢的跟在周泽楷后面。

“小孙,眼睛的事和经理说过了吗?”

“没,我不让周泽楷说。这不是没事儿嘛。”

方明华笑了笑:“以防万一嘛,你还是和经理说一下吧。”

孙翔瘪着嘴,一副“老子有那么弱吗?什么事都要上报组织这算个毛啊!”的不满样。

方明华是当爸爸的人了,懒得和孙翔这种明明过了中二病年纪却深陷中二期泥潭难以自拔的小男生搞来搞去。自己拿出手机编辑了短信告诉经理。

周泽楷取完药,向方明华道了谢,和孙翔两人一起出了医院门。阳光很刺眼,周泽楷怕孙翔眼睛受刺激,一直挑荫凉处走,还特地走在孙翔前半个身位,替他挡太阳。


两人从医院回到家时已经下午三点了,中午只匆匆吃了全家买的面包,孙翔已经饿的不行了。

周泽楷招呼孙翔躺到沙发上,给他滴眼药水。滴完后准备帮他做眼保健操,孙翔把周泽楷推开,催他赶紧去做饭,自己躺在沙发上无聊的数着12345678,一板一眼的做着眼保健操。心里吐槽着,以后人家比完赛做手操,他比完赛做眼保健操,丢死个人。


周泽楷把菜端上桌时孙翔和丢丢正一起滚在地上扭打,周泽楷喊了孙翔好几声孙翔才去洗手准备吃饭。

孙翔戳了戳盆里的梭子蟹,瞟了眼周泽楷:“唉,我这眼睛已经差到能把螃蟹看成梭子蟹了?”

周泽楷笑了笑,像是早就猜到孙翔会这么说:“明天买。”

孙翔哼哼两声,说明天我就不想吃了。

那就不买了?枪王调皮的挑了挑眉。

“买!不想吃我也想看!”孙翔用力咬了一口花菜,狠狠地说。


晚上,周泽楷洗完澡时,孙翔已经躺在床上了,游戏机什么的都被扔地老远。周泽楷爬上床,亲了亲孙翔的脸,又给他滴了次眼药水。多余的眼药水溢了出来浸到枕头上,像泪水一样。

周泽楷盯着孙翔看了许久,关了灯准备睡觉。

刚躺下,孙翔抱了过来,“周泽楷,今天你很紧张啊。”

周泽楷应了声嗯。医生说诊断结果时他满手都是汗,只记得握着孙翔的手腕,大概用力太大把孙翔勒疼了。

孙翔嘿嘿笑了两下:“都是打过好几次世界比赛色人了,胆子还这么小啊?翔哥我就不紧张。”

周泽楷没有拆穿孙翔在听诊断时回握着他的手一直在克制不住得发抖这件事,只是翻过身把头埋到孙翔颈窝间,蹭了会儿:“……孙翔,我很担心。”

孙翔被周泽楷郑重其事的语气虎的愣了一下:“我知道啊,你手都把我手腕勒红了。”

“孙翔。”

“嗯?”

“我爱你。”

“……哦。”

“孙翔。”

“怎么了?”

“我爱你”

“知道了。”

“我爱你。”

“知道了啊。”

“孙翔……”

“好了,我也爱你。”

周泽楷在黑暗中,亲了亲孙翔的眼睑,轻声说睡吧。

孙翔也亲了亲周泽楷的额头说晚安。

TBC

瞎逼逼了辣么一大堆上海话我也是很累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