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little Alien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狠下心,盘旋在你看不见的高空里。

【周翔】另一个世界的我

#楷哥x翔妹+翔哥x楷妹#
#性转 BG##雷者自退#
#两对cp在平行世界设定#
生贺文,送给某蠢猴子。(不会艾特就不艾特了)
PART . 1 【楷哥x翔妹】

孙香起了个早,打着哈欠坐在靠窗的椅子上剪指甲。当一道黑红相交的身影从窗帘间的缝隙中闪过时她立马起身跑下了楼。

出门时,那个快递员正准备按对门的门铃。

孙香把过长的头发往背后撩了撩,踏着鞋子就跑了过去:“诶!是周泽楷的录取通知书吗?”

快递员抱着扁扁的快递包一脸疑惑地看着她:“你是……?”

“我就是周泽楷啊,把东西给我吧。”外面太阳挺大,孙香一手挡在自己眉前遮太阳,一手伸出想要拿快递。

“录取通知书需要本人及证件认证才能领取,我们要保证每位考生都能收到。”快递小哥把快递紧紧抱在怀里,特地加重了“本人”两个字。

孙香翻了个白眼,嘀咕了句事儿真多,叽里呱啦地就开始背周泽楷的身份证号和学籍号。快递员对着单子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才将手里的快递包交给孙翔。

孙香接过快递包晃了两下,怪轻的,没多大重量。目送快递小哥离开后,孙香把快递包扔进周泽楷家院子,再撑着栅栏一个帅气的翻身,把自己也扔了进去。

孙香在周泽楷家门前的装饰壁灯和墙壁的缝隙里摸到了钥匙,动作熟练地像是开自己家门一样开了周泽楷家的门。进屋蹭掉鞋子也不穿拖鞋,赤着脚踏在大理石地板上就往三楼跑。

三楼仅有的两个房间门都紧闭着,孙香偷偷地打开周泽楷房间的门,窗帘拉得严严实实,屋里黑得看不见人影,看得很足的冷气直往外窜。

孙香抖了抖被冻出来的鸡皮疙瘩,轻手轻脚地关上门转身去书房拆快递。

孙香手忙脚乱的拆了快递,里面乱七八糟的文件在桌上散了一堆,孙香眼明手快的挑出最重要的一张,上面赫然几个大字“Q大录取通知书 建筑系xxxxx”。孙香小心地把纸铺平,啧啧了两声,心情复杂地说了句:“还真考上了。”

孙香把一堆东西理好,看了看钟已经10:00了,坏笑了两声,猛地冲进了周泽楷卧室,朝床上一团大喊快起床。周泽楷迷迷糊糊的抬头看了她一眼,转头又把脑袋缩进被子里背对着孙翔不予理睬。孙香气呼呼地掀开被子往床上钻。

周泽楷只穿了条内裤躺在床上,孙香盯着周泽楷的腹肌看了会儿,哎哟哎哟的捂着眼睛怪叫了两声。周泽楷被闹的不行,把孙香一把拉进在怀里,睁开眼睛,清醒了一下大脑说:“别闹。”

孙香听了他的话更不安稳,拽着周泽楷床头的兔子装出一脸凶狠的样子威胁他:“再不起我就把兔兔杀人灭口了。”周泽楷伸手想去拽兔子,结果孙香带着兔子麻利地像个猴儿一样的下了床。

周泽楷无奈的叹了口气,下床去浴室洗漱。

孙香趴在柜子上翻箱倒柜地找出一根不知道什么时候留在这里的发绳也进了浴室对着镜子系头发。

“周泽楷,你录取通知书来了。”孙香那膝盖顶了顶周泽楷的屁股说道。

周泽楷嘴里含着漱口水抬头从镜子里看了她一眼表示知道了。

“Q大建筑系啊,你爸不是让你报经济管理的嘛?你这么任性你爸知道吗?”孙香抓了个马尾对着镜子理有些凌乱的额发。

“不知道。”周泽楷吐了嘴里的漱口水说。

“啊?你偷改专业啊?!”孙香大力地拍打着周泽楷的背大笑。

周泽楷擦了把脸话尾带笑的回答:“嗯。”

周父从周泽楷高考成绩出来后就开始了高频率的出差,这次周家夫妻两人飞到了瑞士,等他们回来的时候周泽楷估计都已经领了专业课的书了。

周泽楷在脸上打了泡沫,对着镜子仔细地刮着胡子。

孙香坐在马桶盖上看着他:“打扮的这么干净要去见小姑娘啊?”

周泽楷撇了她一眼:“见你。”

孙香不吃这一套,从镜子里瞪着他:“见谁啊?”

“江波涛……们。”周泽楷重新擦了把脸,总算是把自己打理干净了。

孙香对这个“们”很是无语,但也明白周泽楷指的是哪群人,对着周泽楷翻了个白眼说:“多说几个字会死啊?”也不理周泽楷回答了一个会,走出厕所说:“我去弄早饭。”

孙香下了楼去了厨房,周泽楷进书房翻看了一下那些文件,打开电脑按照要求在网上填写资料。

填完资料下楼时孙香正把煎好的培根和鸡蛋往外盛。

周泽楷坐在餐桌边一边嚼着鸡蛋一边给烤好的吐司抹果酱,一旁的孙香拿着他的平板不知道在和谁聊天。

“等会儿你出去的时候带我啊。”孙香扬着下巴用脚踹了踹周泽楷的腿。

周泽楷皱了皱眉头:“你高三了。”

“高三怎么啦?趁学校补习还没开始我要抓紧时间玩啊!”孙香从周泽楷手里抢过抹好果酱的吐司咬了一口,“明天补习就开始了,我要好久好久都见不到你了!”

孙香说着说着语气里带起了委屈,Q大在B市,和S市隔了好远的路,两个人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见一面。

孙香作为一名市重点准高三学校早已安排好了提前半个月开学,周泽楷开学前又要面临军训,估计两人十月一号前是见不到对方了。

“周周~”孙香语气发软地对着周泽楷撒娇。

周泽楷最吃这一套,重新抹了块吐司,点头答应了。

孙香回家换了一套衣服,踩着平底凉鞋牵着周泽楷的手一起出门了。

两人到台球室时周泽楷的一帮子好基友已经到齐了。

“哟小香!”杜明向孙香挥了挥手,其余几人对孙香的出现亦是一副早就猜到的表情。

两家父亲大学是同学,而且都从商,两家母亲又恰巧是老乡,所以孙香和周泽楷在还是光着屁股蛋的时候就认识了。两人从幼儿园开始就在同一个学校,只不过孙香一直比周泽楷小一届。

上了高中周泽楷结交了一群好基友,孙香头一回来找周泽楷时所有人都不怀好意的起哄。高一小学妹,长腿大胸,还有姣好的长相,绝对的校花级人物,这就让周泽楷搞上了。知道两人只是因为家庭原因从小就认识后一群损友立马换了副嘴脸。“养成啊,我懂~”当时吕泊远笑着撞了撞周泽楷的肩。

高中两年来孙香和周泽楷的基友们混的不错,在他们心中周泽楷媳妇的地位孙香是无可动摇了,谁让人家是童养媳呢,还隔着层肚皮就开始谈恋爱了。

“小香啊,快高三了还习惯吗?”江波涛伏在桌上推了一杆问孙香。

“嗯。”孙香坐在一旁的高脚凳上嘴里咬着吸管乖乖的吸着橙汁。

“想考什么大学啊?”江·操心儿女大事·波涛继续问。

“嘿,肯定想和周泽楷考一样的大学啦。”吴启抢答。

孙香红着脸用放在一边的球杆捅了一下吴启说:“周泽楷考Q大去了,我可没周学霸那么厉害!”

“楷哥果然厉害,嘿嘿。”杜明支着杆子在一旁拍马屁,“诶,小香啊,我怎么觉得你这语气有点酸呢?”

“去你的。”孙香抓了个球作势要砸杜明。杜明笑嘻嘻地躲开了。

周泽楷一杆三球入洞,谦虚地接受了大家的掌声,接过孙香手里的橙汁喝了一口说了句努力出奇迹。

孙香愣了一下,气急败坏地掐了一把他的腰。

回到家时夜已经深了,周泽楷帮孙香家检查了一下她的暑假作业,确保她已经完成了作业。

小情侣卿卿我我的黏糊了一会儿,孙香终于在周泽楷要离开前开了口:“你怎么就考到B市去了呀。”语气里带着委屈和不高兴,一副被欺骗了感情的样子。高考结束周泽楷可是告诉她差不多是J大的。

周泽楷一脸无辜,他是考前填的志愿,本来想着按平常成绩考个J大差不多,谁知道就考上Q大。

孙香愤怒地砸了周泽楷一拳:“装什么无辜,我反正是考不过去的!”

周泽楷安抚地亲了亲孙香的额头说:“我相信你。”想了会儿加了句加油。

孙香趴在周泽楷胸口低声回了句知道了,红着脸在周泽楷怀里扭了会儿,把他赶走关了门。


孙香原以为这次告别后能在十一重新见到周泽楷,没料到周泽楷入了学生会,十一去山区参加志愿者活动了。高三狗孙香被没收了手机,与周泽楷已经彻彻底底断了联系近两个月。

虽然繁杂的学业填补了大多她思念周泽楷的时间,但学习之余的一些繁琐小事极大的打扰了她的生活。

孙香平时为人傲气的很,又被自家爹娘和周泽楷宠的有点任性。之前周泽楷还在学校就读时孙香就因为和他在一起被一群女生当作公敌,孙香原本不在意这些。但周泽楷毕业了,一群女生看她没了靠山,变本加厉的抹黑她,孤立她。和孙香关系好的同学只有隔壁班一个叫唐昊的男生,无所事事的女生们更是揪住这一点说她是绿茶婊,流言蜚语传的绘声绘色。学业压力加上同学关系紧张,高三开学没多久孙香觉得自己接近奔溃。原本中等偏上的成绩不但没有提升反而有了下滑的趋势。看到下滑的成绩,孙香压力更大了,想提高成绩可劲儿不只该往那里使,恶性循环,成绩也在死亡线垂死挣扎。

孙香的情绪在周泽楷生日那天彻底爆发。那天她特地向父母打了申请,想要给周泽楷打个电话。可周泽楷手机关机,孙香足足打了一个小时都没打通。孙香把手机还给父母,一个人坐在书桌前发愣,眼泪硬是一滴也流不出。眼前还有很多要背的课文,可孙香一个字也看不进去。孙香觉得自己快疯了,脑子里一片白光,所有学过的知识像是被马桶冲走了一下,一点儿不剩。

这次的通话失败使得孙香一振不撅,整天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完全没有心思复习准备一模考。孙爸孙妈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可孙香拒绝和他们沟通,他们也不明白孙香到底是怎么了。

孙香生日那天两人正好一起出差,本来他们都准备好好庆祝一下让孙香释放压力的,但恰逢公司转型期,实在抽不开身,只好对着孙香交代了一遍又一遍不停的告诉她爸爸妈妈爱你,让她乖乖在家,不要多想。

孙香一个人坐在书桌前做作业,本子上的字迹很乱,她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状态很糟,但她没办法把自己的思绪放到正确的事情上,一个叫周泽楷的人牵走了她所有的思绪。

孙香把笔摔在本子上起身开窗想通风,却发现路灯下有个人影在靠近。

孙香盯着模糊的人影看了好一会儿,听到门铃声急急忙忙跑下楼来了门,“周泽楷!”她失声叫了出来,眼泪先一步流了下来。

周泽楷看到孙香哭得又是鼻涕又是眼泪的,一下子慌了神,手忙脚乱的把孙香拉进屋子,拿纸巾给他擦眼泪。

“……别哭了。”周泽楷被孙香抱的死死的,外套上被蹭了大片的眼泪和鼻涕。

“周…嗝…周泽楷,嗝,你,嗝,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孙香哭得直打嗝。

“学生会有事。”周泽楷摸了摸孙翔的脑袋。他生日那天特地把手机帮忙带在身边生怕孙香给他打电话没接着,可怕什么来什么,他那天被学生会长留下来做策划,一直赶工到将近11:00,收工时才发现手机没电了,等充上电看到孙香50几个未接来电再打回去已经迟了。

“你把学生会职务辞了!”孙香皱着脸无理取闹。

“好。”周泽楷看孙香一副要把心肝脾肺肾都哭出来的样子,只好先安抚着她。

好不容易把孙香眼泪哄回去了,再帮她醒了鼻涕,周泽楷拆了他给孙香带的蛋糕,插了蜡烛让孙香许愿。

孙翔红着眼红着鼻子的吹灭了蜡烛。

周泽楷一边切蛋糕一边笑着问:“什么愿望?”

孙香红着脸摇头:“说出来就不灵了。”

周泽楷笑了笑说:“我猜得到的。”

孙香瞪大眼睛看着他,然后一脸你丫别驴我了的表情:“骗人。”

周泽楷捏了捏孙香的脸,切了蛋糕递给她让她吃。

“学习有什么问题吗?”周泽楷撑着头看着孙香,孙香读书不在状态的事孙爸孙妈在出差前通过电话告诉了他,希望他能疏导一下孙香。不过就算两位不给他打电话他也准备请假来给孙香过生日。

不提不要紧,孙香扁扁嘴看着眼前这个害自己不在状态的罪魁祸首又觉得眼眶发酸。

周泽楷看到孙香不知为何又红了眼眶惊慌地把纸巾递到她眼前。

孙香别别扭扭地不肯说自己状态不对的理由,周泽楷也不强求,只是摸了摸孙翔的脑袋说:“每天都在想你。”

周·情话大师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孙香听着耳根发热,低声说了句哦,埋头狠吃蛋糕,不敢抬头看周泽楷笑意盈盈的脸。

虽然周泽楷对孙香说了没几句话,但大哭一场后的孙香觉得生活豁然开朗,就算那群小表砸在怎么逼逼,周泽楷还是老娘的啊!不过是嫉妒我的美貌罢了!就算我考不到B市周泽楷跟别人跑了,老娘再把他抓回来不就好了?!压力小了,孙香也充满了干劲,开足了马力学习,成绩更是突破到年级前列。

高中三年结束的是那么快,好像昨天才从中考考场里出来,今天就这么进了高考考场。

最后一场考试孙香没有提前交卷,她安安稳稳的在考场里坐到最后一分钟,放下笔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呼吸都轻快了许多。

她挤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出了校门,一眼就看到了在人群中的周泽楷。

“我爸我妈呢?”孙香跑过去问周泽楷。

“酒店,庆祝一下。”周泽楷捏了捏孙香满是笑意的脸,轻笑着回答。

川流的人潮,慵懒的阳光,孙香紧紧握着周泽楷的手,

“周泽楷。”

“嗯?”

“我考不到B市了。”孙香语气倒是没有太大遗憾,做卷子时她感觉到自己发挥稳定,但她明白自己的水平,距离那座高等学府,她还差很多。

六月梅雨季的阳光带着些湿气,身侧少女明媚的脸庞比太阳还要耀眼几分。

周泽楷用力握紧孙香的手说:“没关系的。”

青春不需要遗憾,只要努力过就好。

----------------------
小剧场:

“所以你在B市读书要每天想着我,不许看别的小姑娘。”

“嗯。”周泽楷笑着点头。

“等你大学毕业就要来娶我。”

“好。”继续点头。

“我们要生好多好多baby!”

“……额,计划生育。”现在想这个太早了点吧,周泽楷有点无语。

“不管,我都想好名字了。就叫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

“周日呢?”周泽楷问。

“太难听了。”孙香嫌弃的皱了皱眉。

“好……”周泽楷弱弱的表示赞同。

阳光下是少女轻快的语气和对未来幼稚的幻想。

PART . 1 End

PART . 2 【翔哥x楷妹】待续

----------------------
听说傲娇最好的比例是2分傲+8分娇
于是就有了傲娇2、8分的翔妹
翔哥的话应该是8分傲、2分娇(?

暑假天天玩手机大拇指好像出了点小问题QAQ PART.2可能晚点再发

评论(16)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