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little Alien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狠下心,盘旋在你看不见的高空里。

【周翔周】另一个世界的我

#楷哥x翔妹+翔哥x楷妹#
#性转 BG##雷者自退#
#两对cp在平行世界设定#
#校园青春小说ˊ_>ˋ#
PART . 2 【翔哥x楷妹】

高二第一次返校,周泽楷意外地在新班级看到了孙翔。

孙翔嘴里嚼着面包,看到选择他身前的位子坐下的周泽楷时含糊不清地打了个招呼。



周泽楷和孙翔高一不是同一个班级,两人的认识要追溯到高一刚开学的那一天。

那一天风和日丽,盛夏的风和日丽温度自然在三十五度以上,由于学校礼堂装修,近600名新高一只能在烈日下听老师发言。

周泽楷自认体质不差,可那天恰逢她姨妈拜访,身体虚弱,她在台下只站了不到半小时突然觉得视线模糊,头脑发胀,耳边还有耳鸣。还没等周泽楷意识到自己怎么了,她便一头栽在了地上。

孙翔正好排在周泽楷旁边,两人虽然不是一个班,但孙翔却快人一步捞起周泽楷,打横抱起立刻跑向医务室,留下周泽楷班级那些想英雄救美的同学一副石化状:“同学,那是我们班的女生啊,你这么激动是想怎样?!”

周泽楷在医务室有些恍惚地醒来,侧了侧头发现孙翔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正喝着可乐翘着二郎腿:“诶,你醒了啊?我去叫下医务室老师。”

医务室老师拿着一小瓶藿香正气水过来让周泽楷喝。药水味道怪冲的,周泽楷皱着眉一点一点地抿着。

“哎呀,你一口气喝光就不苦了啊。”孙翔看着周泽楷一副深仇大恨的表情觉得好笑。

周泽楷愣了愣,猛吸一口,却不小心呛住了,止不住的开始咳嗽。孙翔听她恨不得把肺咳出来的气势立马递了瓶水让她喝。

周泽楷终于止住了咳嗽,眼睛红彤彤的,满是咳出来的眼泪,轻声对孙翔说谢谢。

孙翔摸了摸脑袋有些害羞地说:“顺手。”

周泽楷抿着嘴笑了,仔细打量了下孙翔才发现这似乎是自己同桌说的那个长得又帅又有大长腿的隔壁班体育委员。原来不是自己班的啊,周泽楷红了红脸,又加了句谢谢。

孙翔嘴里喊着可乐,似乎不明白周泽楷为什么要说两遍谢谢,于是含含糊糊地回了个嗯。

重新躺回床上的周泽楷看着孙翔被被可乐撑的圆鼓鼓的脸颊和亮晶晶的眼睛,把被子拉起来遮住有些发烫的脸,心想自己同桌说的果然没错。


两人的联系在开学后更加频繁,周泽楷被选为高一年级级长,孙翔则成为组织部部长。高一不多不少5、6场或大或小的活动都在两人合作下顺利展开。

“哎呀,小周和孙翔嘛,不错的呀,两个人都长的好看成绩又好,尤其是小周,还听话,孙翔这小子就太躁了,不过年轻人嘛,理解。”年级主任时常在班主任会议上这样表扬两人。



周泽楷之所以会因为在新班级看到孙翔而惊讶,则与孙翔在高一呆的班级有关——孙翔是理科班提高班的学霸,曾在物理大同杯获市级奖杯。孙翔本人虽然皮了点,三天两头惹事生非,喜欢在课上钻牛角尖给老师出点难题,但他却是物理组教师甚至是校长心头宝。“好好学物理,为校争光。”校长拍着他的肩这样说到。

而周泽楷高一所在的班级是文科提高班,周泽楷作为班长文采自然没话说,英语作文比赛市级金奖,时政大赛区级金奖统统在高一一年收入囊中。所以,作为一个文科女,周泽楷在选科时选择了政治。这也就意味着如今和周泽楷同一个班级的孙翔选的也是政治。

那么问题来了,物理组的老师把孙翔放到政治班,他们难道疯了吗?!

孙翔悠闲地坐在教室里,一副自己似乎本来就应该呆在这里的淡定状:“诶,周泽楷,没想到你选了政治。”

“嗯……你没选物理?”周泽楷思索了一会儿开口问到。

“没啊。”孙翔趴在桌子上一副不选物理又怎样的表情,突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脸神秘的凑到周泽楷耳边说,低声说:“其实我想考复旦新闻系。”

周泽楷微微愣了愣神,号称“天下第一系”的复旦新闻系,但新闻系文理都收啊,没有必要放弃优势科目物理。周泽楷难得对一件事有了刨根问底的兴趣,正想继续问孙翔,班主任却走进了教室,打断了对话。

班主任在讲台上简单的交代了几句,便让同学们开始整理教室。

年级主任将周泽楷和孙翔叫到了教室外。

“小周,开学典礼你要代表高二同学发言,发言内容要向高一同学表达欢迎,也要向高三同学表达鼓励,稿子写完传给政教处老师。”年级组长手里拿着事务安排表说到,视线看向孙翔时面部表情陡然狰狞起来,“还有你孙翔!我说你啊!让你选物理你偏偏选政治!想怎么样啊?!拿自己未来开玩笑啊?……”

孙翔无语地翻了个白眼:“主任你暑假天天打电话和我说这些你还没说腻啊……你找我就为了骂我?”

周泽楷看着主任一副假发要被气飞了的样子,在孙翔背后偷偷扯了扯他的衣角,示意他别再说了。

年级主任缓了口气:“你,开学典礼组织秩序,指挥国旗班入场知道了吗?……你啊你!我说你……”

孙翔连忙接过事务安排表,推着周泽楷往教室里走,不理在背后跳脚的年级主任。

“孙翔……物理也可以考新闻系。”周泽楷拿着扫把一脸认真的对孙翔说。

“啊?是可以啊。不过……”孙翔靠在后柜上,张扬的笑着挠了挠沁出汗珠的额头,“我想选政治。”

周泽楷歪着脑袋盯着孙翔看了会儿,放弃追根问底。



周泽楷站在领操台下的侯场区抬头看着孙翔,孙翔站在领操台上,微微弯腰配合着有些低的话筒支架,指挥学生入场。太阳正好在孙翔背后,为他打上了一层耀人的光圈,发尖的汗珠被阳光折射出细小的光芒。

“立正,迎国旗。”台上的孙翔字正腔圆地喊着,一副平常鲜有的乖学生样。

周泽楷被音响里突然响起的音乐吓到,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又盯着孙翔出了神,微微红了脸,连忙移开视线对国旗班行注目礼掩饰自己的走神。

周泽楷喜欢孙翔,大概是在孙翔军训时把晕倒的她送到医务室时就动了心,也许是在之后的工作学习过程中动了情。第一次喜欢上一个男生的周泽楷有些慌了神,想要接近孙翔又不知如何靠近,两人的关系只发展到默契的工作伙伴便止了步。能和孙翔分到同一个班级,周泽楷偷偷开心了好几天,这几天睡觉前躺在被窝里嘴角都止不住的带笑。

国旗晃悠悠地在国歌最后一拍达到了顶端,主持人上台宣布开学典礼正式开始。孙翔轻松地领操台上跳下,成功吸引了高一一众青葱小学妹的视线。

“诶?周泽楷你脸好红啊。”孙翔一边扯开衬衫的领口扇风,一边走到周泽楷旁边。

“啊……热。”周泽楷尴尬地掩饰自己的心虚,用手作扇子状挥了几下,假装自己很热。

“真的很热诶,我身上都是汗。”孙翔按老师要求穿上了短袖的正装衬衫,不透气的面料使他汗流浃背,汗湿的白衬衫意外的通透,背部的衬衫粘在孙翔身上,露出大片大片的肉色。

即使在树荫下孙翔也没有止汗的迹象,周泽楷递给孙翔一张纸巾,孙翔接过纸巾一把胡在脸上,纸巾下传来模模糊糊的一句谢谢。

周泽楷看了看孙翔几乎赤裸的背部和已经湿透的那张纸巾,叹了口气,戳了戳孙翔的腰眼又递给他一张纸巾:“背上湿了。”

孙翔接过纸巾试图去擦自己的背却发现难度系数5.0,只好委委屈屈地对周泽楷说:“我做不到。”

周泽楷轻笑了一声拿回纸巾,隔着一层衬衫帮孙翔的背部吸汗。


台上校领导的讲话很无聊,周泽楷习惯性的放空了大脑发呆,孙翔猛地一戳周泽楷的腰,周泽楷吓得差点弹开。她心有余悸的看着孙翔,脸上还带着不解。孙翔对着台上的主持人努了努嘴:“下个就你了,别发呆了。”

周泽楷愣了会儿才意识到下一个就是自己发言,慌张地理了理头发,扯了扯裙子,心也开始噗通噗通地跳。

不管在全校同学面前发过多少次言还是那么容易紧张啊。孙翔侧着脸将周泽楷慌乱整理着装的场景收入眼底,伸出手拽了一下周泽楷的马尾。看到周泽楷瞪着他的明亮的大眼睛,沉默了好一会儿,只是干巴巴地说了句:“别紧张啊。”

这句安慰虽然说的干巴巴的,周泽楷却听的甜蜜蜜的,她眉眼弯弯地应了声嗯,步伐轻松地走上了领操台。


升旗仪式结束后,校园贴吧里一个题为《升旗仪式侯场区秀恩爱高能预警》的帖子迅速走红。镇帖的分别是周泽楷给孙翔擦汗和孙翔扯周泽楷辫子两张照片。抓拍者显然摄影技术高超,用偷带的手机强行拍出了单反的效果。

发帖者语带怨念的这样写到:学长学姐作为学生代表在公众场合公然违反校规真的好吗?!为何我觉得校长对着他们一脸慈爱?

帖子里有人回复真爱不烧,也有人辩解他们不是一对,但后一种言论却被淹没的很快。

短短两天时间,周泽楷和孙翔在他们自己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成了校园网红。甚至当孙翔帮周泽楷搬作业去办公室时,两人得到了办公室全体老师八卦又和蔼的笑容。

“小周啊,你和孙翔在一起,只要成绩不下滑老师就不反对啊,你好好管管孙翔,这小子学习不走心!”班主任扶了扶眼镜对来报告工作的周泽楷说道。

周泽楷小声的辩解了一下:“我们……没有一起。”

班主任一脸老师懂的表情:“老师知道你是好学生,你谈朋友老师不担心你的学习的。”

周泽楷没有口才辩解,只好无奈地笑了笑表示知道了。

孙翔趴在桌子上发呆,周泽楷微翘的发尖儿随着记笔记的动作调皮地在孙翔眼前跳跃,骚动着孙翔的心弦。网上的绯闻传的沸沸扬扬有鼻子有眼的,好像他们亲眼见证了一切一样。然而事实上孙翔和周泽楷只是单纯的前后桌关系。

孙翔对于那些绯闻不予辩解,不是不在乎,而是他喜欢听到自己的名字和周泽楷的名字被别人用暧昧的语调读出。

孙翔喜欢周泽楷,他不知道那份喜欢源自何处发于何时,但每当他看到周泽楷弯弯的笑眼时,总是情不自禁地想让自己变的更好更优秀。这或许不是喜欢吧,他想,这大概是爱。


两人的关系被轰烈烈传了大半个月,终于渐渐平息下来,该澄清的也澄清了,不过八卦的群众还是把他们当作一对。也不怪群众八卦,两人相处的氛围确实微妙:
孙翔会给周泽楷每一条说说点赞,
会在她遇到物理难题时一脸霸道的抽掉她的笔一边嫌弃的说这都不会一边给她写解题过程,
会在周泽楷处理年级事务时帮她带份午饭,
会在上课时盯着周泽楷马尾辫的发尖发呆,
会在周泽楷每周五带行李离开宿舍时主动帮她提行李;

周泽楷会在体育课后帮孙翔买水,
会在走廊偶遇孙翔时身边女伴的起哄声中脸红,
会在每节英语课后帮对英语无感的孙翔整理笔记,
会在孙翔每天晚自习前绕操场跑步时跟在他身后亦步亦随,
会在帮老师批作业时在孙翔的本子上画个笑脸。

所有人都彼此心照不宣的认为他们是情侣,两人俱揣着明白装糊涂,不敢捅破那层纸,一致对外宣传:高中不想恋爱。

鬼才信这种话,也是所有人都在内心吐槽。


“诶,孙翔。昨个儿我媳妇他们班有一男生问我要周泽楷qq和手机号。”体育课前教室里人都走光了,只剩下在换球鞋的孙翔和方明华。

孙翔系鞋带的手微微一顿,似笑非笑地说:“炫耀你有女朋友啊?”

方明华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笨死了你!我重点是这个吗?我重点是:周泽楷这么个香饽饽,在你嘴边你就赶紧吃了!别让人给抢了!”

孙翔瘪着嘴不说话,胸腔里发出一声闷哼。

“说真的,你俩儿现在这算什么关系?男不弯,女貌美,正值芳华岁月,为何要辜负彼此?”

孙翔低头着头将鞋带系了一遍又一遍,沉默了许久才说:“我高中不想谈恋爱。”

“摸摸自己的心说话。”方明华嗤笑一声,起身拍了拍孙翔的背,拿着水壶离开了教室。

教室里只剩下孙翔一个人,他坐在座位上慢慢捂住了心口低声喃喃:“我要变的更好才配得上她。”

孙翔不知道自己口中的那个更好是指什么时候,他向来不是妄自菲薄之人,但在他总觉得只有最好的才配得上周泽楷。

考上复旦就可以了,孙翔常这么对自己说,因为他曾在高一的高考心愿墙上一点一点的寻找着周泽楷的笔迹,他清楚的记得周泽楷写的是复旦新闻系。他放弃了对自己来说可有可无的物理,和周泽楷一样选择了政治。

我没疯吧?每当物理老师给他打电话问他发什么神经时,他都会这么问自己。

我没疯。每当电话被挂了之后他都会这么告诉自己。

孙翔向来任性,所以他选择了政治;
孙翔向来自傲,所以他选择了政治,因为他坚信就算是政治他也能学到最好。

正是因为这份任性和自傲,他在选了文科后硬是夺得了征文竞赛的市级奖。
也正是因为这个奖,他在高三一模考后得到了复旦的提前录取面试机会。


一模考结束了,明明寒假已经开始了,但高三党却还是只能在校园里挣扎。

终于到了学校贴心的加餐课程的最后一天,所有人都早早的理好了行李书包准备回家。孙翔和周泽楷作为学生会要善后所以留了下来。

孙翔闲得无聊,去器材室借了个篮球在篮球场上投篮,周泽楷握着杯热饮缩在一边看。

有个留校的男生走过来和周泽楷说了几句话,也不知说了什么,周泽楷对他笑得明媚。

孙翔想起方明华对他说过的话:“周泽楷是块香饽饽,想抢她的人多的是。”复旦的提前录取名额他估摸着已经八九不离十了,他觉得差不多是时候对周泽楷说喜欢了。

他抱着球坐到周泽楷身边,周泽楷把热咖啡盖子打开示意他喝他挥手拒绝了。

孙翔清了清嗓酝酿了好一会儿:“周泽楷,和我谈朋友吧。”

周泽楷发愣地看着他,两人相对无言许久,周泽楷终于语带颤抖地回答道:“对不起……我高中不想恋爱。”

多么可笑的理由啊,孙翔自嘲到,当初用来敷衍别人的回答被别人用来敷衍了自己。

“孙翔……”他突然听到周泽楷叫他,“等我们,变得更好,在更合适的时候再在一起吧。”

自负如孙翔,他从未想过周泽楷会拒绝自己,他紧紧盯着周泽楷离开的背影,大脑发懵,耳边只有嗡嗡的声响笼罩。 他失手打翻了周泽楷留下的咖啡,在椅子上坐了许久许久,直到咖啡渍都干了,才扶着虚软的双腿离开。


篮球架旁孙翔静坐着沉默,三楼朝西的教室里周泽楷倚在窗口看着孙翔。刚刚孙翔告白时她的心口扑腾的快要炸开,她甚至感到全身的细胞都在欢呼雀跃,但是只过了三秒她便冷静下来,她想起校长在高一第一次年级大会上说:“同学们在高中还是不要乱搞男女关系了,就算春心萌动了,也不要影响学习。上一届有个男生,得到了复旦的提前录取名额,结果开始哈胡搞(瞎搞)了,花擦擦地最后一本线都没到。”几乎所有人都当这是笑话,除了周泽楷。

周泽楷总觉得如果她和孙翔在一起了,孙翔就会像校长口中的那个学长一样从神坛跌入泥泞。周泽楷了解孙翔,孙翔会为了得到一样东西而努力,也会在得到了那样东西之后失去了努力的动力。周泽楷情商不低,从孙翔的眼神中她能明白自己是孙翔的动力,所以她不敢答应孙翔,她怕孙翔会变成校长口中另一个毁了自己的人。

她想自私的答应孙翔,但她更希望孙翔能有一片光明的前景。


高三第二学期在寒假里提前开学了,周泽楷剪了头发,原本的长马尾变成了齐耳的短发。

孙翔摸了摸周泽楷整齐的发根,觉得手感没有之前的好:“你怎么……怎么剪短头发了?”问完他突然觉得有点尴尬,自己似乎有点多管闲事。

“方便呀。”周泽楷倒是一脸自然地回答。

说是过了一个寒假,其实离两人上次尴尬的告别只过了10天。新学期的开始两人的关系大不如前,亲近却带着疏离。

孙翔不明白周泽楷为什么会拒绝自己,他所能做的只有努力更努力,他在城市沉睡的夜晚奋笔疾书,偶尔喝口咖啡的间隙他会想,周泽楷是否也会在孤寂的夜里想起他。

两人晚自修前跑步的习惯并没有改变,只是孙翔不再慢悠悠的跑在周泽楷身前,他快步的跑着,超出周泽楷一圈,跑到她的身后放慢脚步,慢慢地跑在周泽楷身后,就像以前周泽楷跑在他身后一样。

孙翔就这样看着周泽楷齐耳的短发一点点变长,在春天长到脖颈,在夏天到来的时候重新被扎回马尾。

高考,孙翔和周泽楷分到了相邻的两个教室。“加油。”老师在校门口前喊道。“加油。”孙翔揉了揉周泽楷的脑袋说道。

最后一科政治,孙翔第一批交卷。

他理好包从考场出来,从隔壁教室的后门看到周泽楷交卷的背影。

他故意放慢脚步踱步下楼,身后传来周泽楷小跑接近的步伐声。

“孙翔。”在出了教学楼大堂时周泽楷小声叫住了他。

他回头,周泽楷站在一级台阶上目光与他平视。

“做我男朋友吧。”周泽楷伸出手,笑语嫣嫣。

“好。”孙翔回握住周泽楷的手。

总有一段青春,会为了喜欢的人而努力;总有一段青春,会因为的人选择放弃;总有一段青春,结局美好的像童话。

——————————
小剧场:

暑假某一天,孙翔在空间以及朋友圈晒出两张图片,一张图为两份一模一样的复旦大学录取通知书,分别署名周泽楷和孙翔,另一张则是两人的甜蜜合影。“青春再美好的承诺也比不过两张一模一样的录取通知书。”他这样写道。

当然,评论里自然有一群哭天喊地大叫:“学霸秀恩爱不活啦!”的单身狗。


——————————
PART. 2 END
啦啦啦~如此青春励志的小故事真的不考虑来一个小红心嘛?

大概会有PART. 3……视我暑假作业完成度而定

评论(13)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