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little Alien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狠下心,盘旋在你看不见的高空里。

【周翔】乡村爱情故事

#诈个尸证明我还活着#
#这个脑洞写出来并没那么迷人【烟】#
一【难道会有二??】

17:00了,周泽楷将村口的诊所玻璃门上的开换成了关,锁了门,准备回家。拐角处的集市还没有收摊,放学后的小孩子们扎堆挤在卖小玩具和人偶画的摊子前推推搡搡。周泽楷探着脖子瞄了几眼没看到自家的两个小朋友拐了个弯继续往家里走。

卖鱼的李婶正在收摊,看到周泽楷路过扯着嗓子大喊了几声:“周医生,周医生!”手里扯着一尾鱼,这是她特地给周泽楷留的。“周医生正好你在这儿,这鱼是早上水库里刚捞的,我特地给你留了一条,你带回去红烧煲汤都可以的,老鲜了。”周泽楷连忙摆手,支支吾吾地拒绝。李婶也不废话,利索地将草绳穿过鱼鳃塞到周泽楷手里:“周医生,你别推托了啊,我家老头子的病上次可是多亏了你啊,这条鱼就当作是老头子给你的谢礼,你不收下就是看不起我们啊。”说着还真摆出一副动怒了的表情。周泽楷原本嘴皮子就不利索,更何况李婶是个在菜市场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厮杀过多年的人,周泽楷饶是心里台词如狂风呼啸而过,面上也只是红了一张白净的脸皮收下了这条鱼。

周泽楷回家时孙翔正好将饭菜端上桌,见周泽楷进门,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问:“去哪儿了啊,怎么……手里还领了条鱼?”

周泽楷提了提鱼说:“李婶给的。”

“哦——”孙翔拖长音调回答道,“你找个盆接点水放着吧,明天吃。”转头见周泽楷走进厨房,撇了撇嘴又继续说到:“就会勾女人。”

门外两个小孩嘻嘻哈哈的跑了进来,孙翔逮起两个小泥人往洗手池前塞:“小兔崽子们快点洗手吃饭!”

周泽楷帮鱼蓄好水出来时两个小孩已经安安稳稳地坐在桌子前等他开饭了,他搬了板凳在孙翔对面坐下,摸了摸孙鑫仁满脑门的汗说:“吃吧。”

周琪往嘴里塞了两口米饭,偷偷踹了自家哥哥的腿。孙鑫仁埋头吃饭装作啥也不知道的样子。周琪见孙鑫仁没反应又偷偷地在饭碗后朝他使眼色。孙翔看到两人小动作,清了清嗓子问:“大福,看你哥干嘛呢,想吃你哥碗里的啊?”

周琪,小名大福,对着孙鑫仁拱了拱鼻,一副嫌他怂的样子:“爸!二蛋说今天村口有露天电影,我们能去看不!”

孙翔看了眼周泽楷,周泽楷点了点头示意今晚有空可以去,孙翔便回答两个孩子说:“你们快些把作业做完就去。”

周琪乐呵地笑弯了眼,加快了吃饭的速度。

周泽楷低声说:“慢点吃。”

话音未落,孙鑫仁把精光的饭碗和筷子往桌上一搁,抹了抹嘴急急忙忙向屋里走去:“我吃完了先写作业。”

周琪见孙鑫仁已经去做作业了,赶忙向自己嘴里塞了几大口,撑的整张脸都鼓起来了,含含糊糊地说:“我也吃好了。”转身去追孙鑫仁。远远的还听见周琪质问孙鑫仁为什么不主动问爸爸能不能去看电影,走得远了依稀听到孙鑫仁说了句什么食不言寝不语。

“诶,这两孩子……”孙翔皱着眉看着基本没怎么被动过的饭菜,“倒是先回来把饭吃了啊。这蔬菜剩了那么多又不能隔夜。”

周泽楷倒是不紧不慢,摇摇头:“他们开心,没心思吃。”

孙翔托着腮看周泽楷慢条斯理地吃着饭,周泽楷不让他去打扰两个小屁孩的好心情,他只好把自己的小情绪撒周泽楷身上:“周医生,来,多吃点儿~"

最后这桌菜被孙翔用半哄半闹的方式全塞进周泽楷的肚子里了。周泽楷摸着鼓鼓的小肚子有点委屈的看着孙翔。孙翔只留给周泽楷一个后脑勺,哼着小曲去洗碗了。周泽楷捧着肚子凑到孙翔旁边,说是洗碗有助消化。两人而立之年的成年人在水池前打打闹闹地,花了比平常多两倍的时间才把碗洗完。

两人总算是把厨房鼓捣干净了,门外两个小鬼看着渐黑的天色早就急不可待了,他们可是想早点去抢个好位子呢。

“爸!快点儿!”孙鑫仁见两位父亲总算是出来了,急吼吼的叫到。

孙翔摆了摆手说:“你先领着大福去吧,我和你楷爸拿凳子。”

孙鑫仁得了口谕立马拽着周大福撒开腿跑远了,稚嫩的笑声零零散散撒了一路。

孙翔在屋里挑了一个长凳又让周泽楷带了把蒲扇,两人一头一尾的抬着长凳走去露天电影场。倒也不是嫌长凳重,只是这样隔着长凳用同样的步伐走路,还是有点小浪漫的。

两人到了地儿,还没开始仔细找孙三金和周大福的影子,就听到孙三金在人群的前端扯着嗓子喊孙翔名字,踮着脚尖拼命冲他挥手。

孙翔找了个地方把长凳放下,让孙鑫仁把妹妹在凳子上安置好,顺手敲了敲他的脑袋说:“不许直接叫我名字。”孙鑫仁吐了吐舌头认了错,把蒲扇塞回给孙翔说:“爸,你拿着扇吧,我不热。”孙翔叮嘱了两人几句,退出了人群去找周泽楷。

周泽楷不知道又被哪个小姑娘塞了瓣西瓜,一个人蹲在路边安安静静地啃着。孙翔走过去也在周泽楷身边蹲下,把蒲扇塞进周泽楷的脖领后,接过周泽楷递过来的吃剩下的瓜大口啃了几下,把红艳艳的果肉吃光了。

孙翔从小卖店买了包纸巾仔仔细细地帮周泽楷擦手,问:“你怎么不去看电影啊。”

周泽楷低垂着眉眼,看着被孙翔仔细擦拭过的手指说:“看过了的。”

“嗯,铁道游击队……以前我也是看过的。”孙翔说。

两人都是在城里长大的,看过这片子也不足为奇。

“不过我还想再看一遍啊。”孙翔托着下巴盯着周泽楷。

周泽楷抬头对孙翔露齿笑到:“那我陪你看呀。”说着便起身陪孙翔来到了人群的最外围。

两人都是一米八以上的长腿,在村民中可以算是傲立群雄了,只是这会儿前面有不少被举起来的小孩,挡住视线,看屏幕也看得不怎么清晰了。

周泽楷扯了扯孙翔的手,指了指自己的肩说:“上来。”

孙翔一脸你有病的表情看着周泽楷说:“你怎么不在诊所给自己弄点药吃啊?”

周泽楷一脸无辜地耸耸肩,似乎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

影片是不知什么时候的老片了,年长些的村民也大多是看过的,真正在看到大概只有几个半大的小鬼头了,其余的不过是来凑个气氛。

孙翔原本就不是什么静的下来的人,更何况是看这么一个老片,伸着脖子看了一会儿就觉得无聊,找了个树干靠着踢泥土。周泽楷把手臂撑在孙翔两侧用鼻梁蹭了蹭孙翔的脸颊。孙翔飞快地瞟了眼周围似乎没人在看他们,快速地在周泽楷脸上啄了一下。周泽楷像是不满足,又用脸颊去蹭了蹭孙翔,孙翔勾着周泽楷的脖子大大的亲了口。周泽楷再接再厉又蹭了蹭孙翔,孙翔被周泽楷逗乐地眼睛都笑得眯起来了,但仍旧抱着周泽楷长长的吻了上去。

两人你蹭我我亲你玩的不亦乐乎,不知不觉电影就放完了。

电影散场时已经快十点了,孙翔找到两个小鬼时果不其然的看到了两个困的眼皮子都要粘在一起的两人。孙鑫仁倒是还笔挺的坐在长凳上,怀里还圈着一个已经睡过去的周琪。孙翔把周琪抱到怀里,又问孙鑫仁还撑得住吗,孙鑫仁迷迷糊糊的点头说我可以的,结果被周泽楷一把捞起,和板凳一起被扛了起来。

散场后的人群有看到孙翔和周泽楷的,都向他们点点头寒暄着说:“小孙老师和周医生也来看电影啊。”孙翔忍着不耐一个个地回到是啊,心里想着周泽楷个不会讲话的花瓶,就是个闷口葫芦。

夜色深了,倒衬得星空明亮了起来,孙翔和周泽楷有意走的慢些,渐渐脱离了人群。

孙鑫仁执意要自己走回去,周泽楷索性把他放下地,胳肢窝底下夹着长凳,摸着黑,偷偷牵着孙翔空闲的一只手,跟在儿子身后慢悠悠地荡着。


回家后帮两个困的不行的孩子抹了把脸,把他们放到了床上,周琪大抵是之前睡熟了,这会儿反倒清醒过来,抱着孙翔的手说要爸爸亲。周泽楷孙翔每人给周琪留下一个响亮啵儿,关了灯哄她早点睡。

孙翔洗漱完回到卧室,关了灯依稀看到周泽楷亮闪闪的眼睛,爬上床抱着周泽楷的脑袋连戳了三个章,说晚安。周泽楷回抱住孙翔,把脸埋在他脖颈里闷声说:“晚安。”


— 一·END—

卡肉两个月,写点东西证明我还活着ˊ_>ˋ

评论(15)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