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little Alien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狠下心,盘旋在你看不见的高空里。

【二十四种周翔】雨水


  • #任性的分了上下#


  • 这段是上



01


   周泽楷将笔记本电脑放在座位前的支架桌上,电脑下压着一个文件袋,里面是他最近在赶制的一个项目,时间紧迫,他准备等飞机进入平飞时间后用电脑绘稿。


  公司替他买的是商务舱的票,他隔壁的乘客还没有上飞机。


  周泽楷阖目坐在位子上静等飞机起飞。


  “先生您的位子在这里,下次请尽早登机。”空姐甜美的嗓音响起,随即,微重的脚步声逐渐向自己的位子靠近。


  应该是隔壁位的乘客。周泽楷在心里推测着,他睁开眼想确认自己的猜测。


  那个人在放行李,周泽楷只看到他半截身体。黑色的羽绒马甲,耐磨的水洗牛仔裤和一双马丁靴。


  放好包弯腰坐下后,他的正脸终于露出,眉目明亮,小麦色的肤色更衬出他张扬的帅气。


  这张脸上的五官都是周泽楷喜欢的样子,或者更准确的说,周泽楷喜欢的五官都是以这个人为模版。


  “……孙翔。”周泽楷低声叫出了这个人的名字。


  被叫做孙翔的人听到周泽楷的声音也是一愣,惊讶地看着自己身侧的周泽楷,但很快他就把满脸惊讶藏了起来。


【-1】


  孙翔和周泽楷是大学同学。两人同为x大艺术学院的学生,周泽楷学的是文化传播与管理系,孙翔学的是摄影系。


  自古美院出帅比,自古帅比爱搞基。


  孙翔和周泽楷第一次见面是在开学典礼。两人的班隔着老远,可就是孙翔那么一回头,周泽楷那么一抬头的功夫,两人的目光对上了。仿佛是命定,那一霎,隔着大半个会场的两人同时感觉自己心头中了一支箭,一只来自一位名叫丘比特的小天使的箭。


  接下来不过就是“天雷勾地火,宝塔镇河妖”。

  美院大厅内有幅字,上书:“爱与美的殿堂。”据说是建校时一位大家所题。


  孙翔和周泽楷遛弯时看到这幅字,手臂一伸,勾住周泽楷的肩,指着挂在正中央的字摇头晃脑道:“古人诚不欺我也,入此殿堂,美人与爱皆得。”周泽楷听了,薄唇浅笑,纵容着爱人的小不正经。


—————


  “呵呵,好巧啊。”孙翔做在自己的位子上讪笑着开口,右手不自觉地将左手的袖口不断地翻上翻下。


 周泽楷装作不经意地瞥了眼孙翔的动作,用鼻腔共鸣回答:“嗯。”


 与孙翔相识多年,他自然清楚的知道这个小动作表明孙翔很紧张,当然,前提是这四年来孙翔的习惯没有改变。


02


  分手多年的恋人在飞机上相遇,此刻的氛围有些尴尬。


  孙翔喝了一口杯子里的水,将杯子放下,随后又拿起来抿了一口再放下。来来回回拿起放下好几回。


  周泽楷在一旁认真的改设计稿——是一个最近准备在沪举办摄影展的摄影师的场馆布置设计图,这原本不是他的工作,先前负责的同事突然辞职,于是这个单子落到了能力出众的周泽楷身上。


  所幸那位离职的仁兄设计理念和周泽楷走得是同一派,改起来也算是方便。


  孙翔在旁边摆弄杯子的声音有些躁,周泽楷偏了偏头用余光扫了孙翔一眼。


  孙翔感受到旁边人的目光,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影响到了别人,立马收回了手。握紧了掌心才发现自己一手虚汗,盯着满手汗孙翔暗骂了自己一句怂逼。踌躇了会儿想向周泽楷道歉。


  他侧过头去对着周泽楷还没开口却被电脑屏幕上的建模吸去了眼光,他盯着看了好久后知后觉地说:“这不是我展览的展厅的设计图吗?”


  周泽楷也愣住了神,转头盯着他。脑中第一反应是抄袭撞设计题材,但旋即另一个更令他震惊的念头快速袭来。他将笔记本电脑移到腿上,拿出被压着的文件夹,有些手忙脚乱地翻出了摄影展作者的介绍单。单子上的名字虽然是简单的Sun,但是照片赫然是孙翔。


  “……孙翔?”周泽楷的声音因为喉咙里的黏液显得有些奇怪,他抓着A4纸的手微颤,细小的肢体动作都体现出了他的惊讶。


  这个项目是他在比利时出差时临时交到他手上的,他先前忙于上一个项目的交接,所以一直没有查看过详情,打算在飞机上先把上一个甩锅侠留下来的半成品补完,再研究一下展会主人和他的作品风格,然后根据作品风格再做修改。


  他以一种出乎意料地方式知道了自己这次的委托人是谁。


  孙翔凑过去看了一眼周泽楷手中的A4纸,沉默了会儿说:“原来这次摄影展是你负责啊……”


  周泽楷没有回答,紧盯着孙翔个人履历上的几行字看着:作品曾被收入哈苏年度画册,在国家地理杂志上多次发表过照片。从这几行字间不难看出孙翔是颗摄影界冉冉升起的新星。


  这样也挺好。周泽楷翻看了一下附录里的孙翔的几张照片,很抢眼的光影对比,图上是自然造化的万物,这是孙翔惯有的风格,也是一直以来孙翔真正想拍的东西。


 【-2】


  毕业后,两人背井离乡远赴上海过得极其艰难。


  艺术生的工作难找。


  周泽楷学的专业偏门,来来回回兜转了大半年才在一家私人工作室找到了一个职位。老板知晓他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故意将工资压低。周泽楷纵使不满,却苦于工作难找,只好对老板挤出一个苦哈哈的假笑签下了合同。


  摄影是个烧钱的玩意儿。

  孙翔扛着长枪短炮奔东奔西地接着散活,每个月累死累活赚的钱一半都喂给了单反,剩下一半和周泽楷的工资拼拼凑凑付了房租水电,余下的钱每天青菜萝卜,早饭吃晚点,晚饭吃早点,两顿当作三顿,两个大男人也不至于饿死。

  两人在松江大学城租了房,大学城的租金相较之下低了不少,只是位于郊区,坐标着实有些偏辟了。毕业头一年,孙翔多接了几个摄影棚的活,攒钱给周泽楷买了辆折叠自行车当生日礼物,不过最后用这辆车的人多数是他。


  房子不是很大,一室一厅一卫,客厅餐厅厨房混用,若是吃饭用的折叠桌铺展开,整个房间就成了进也不能出也不能的死弄堂,两个一米八几的手长脚长的男生住的自然不会舒服,但他们硬是住了下来,还过得颇为享受。


  周末或是两人都有空时,常一起窝在屋内除了凳子以外的唯一可坐的床上,床底下塞满了孙翔买的国家地理杂志,每期都有整整齐齐地码着,在稍显凌乱的屋子里显得有些奇怪。


  周泽楷刚毕业那会儿在钻研设计心理学,常捧着本书看的忘我。孙翔的脑袋就搁在他腿上,侧着身体看最新的杂志。后来更多的时候,两个人面对面端坐着,周泽楷拿素描本画孙翔,孙翔则摆弄着卡片机拍周泽楷。


  虽然周泽楷对于孙翔的眉眼早已熟知入骨,即使闭着眼,少年明亮的眉目,挺直的鼻梁,勾起的嘴角,张扬的发尖他都能分毫不差地画在纸上,但是他还是喜欢盯着这张闯入他心里的面孔,一笔一划,慢慢地勾画、打磨,绘制出这个只属于他的少年。


  孙翔不喜欢拍人,除了周泽楷。他珍藏的古董卡片机只记录过周泽楷的身影,或发呆,或读书,或微笑,好看的人不管怎么样都好看。


  孙翔说真正热爱摄影的人是不会呆在摄影棚里的,但是他又不得不呆在摄影棚里,拿着他的宝贝相机对着一群浓妆艳抹俗气十足的十八线小模特拍拍拍。一边拍一边还要用夸张的语气鼓励她们表扬她们动人。


  孙翔喜欢的是拍自然景观,他说摄像机镜头为那些自然而然的迷人而存在的,不该屈身于摄影棚里的矫揉造作。周泽楷对于自己男友时常掷地有声发表的言论时常抱着一半纵容一般鼓励的态度。他深知,这个社会那么不公,哪有因为喜欢或不喜欢就能自由决定的事。他纵容着孙翔的这一份小天真不戳穿现实的残酷,他鼓励着孙翔坚持着自己的热爱,其实也是在保护自己最初的单纯与满腔热血。


  周泽楷和孙翔很少吵架,通常冷战,他们最后一次冷战和周泽楷的工作有关。


  周末午后,周泽楷接到了老板的电话,老板絮絮叨叨地扯了些家常,周泽楷虚虚实实的用嗯哦应付着,扯了将十分钟的淡,老板终于拐入了正题,他说:小周啊,你很有能力,作品也很出色,只是啊你还是年轻人,挂着你名字的作品多少会有点掉价,你看啊,把工作室的老陈的名字放在第一个怎么样啊,你实习期间他帮了你很多……周泽楷拿着电话不说话,这次的x镇历史陈列馆陈列设计图全是由周泽楷自己一个人搞定的,自己的辛劳哪有白白交给别人的道理,对面的人急了喊了周泽楷好几声,周泽楷正思忖着怎么用最简短的语言婉拒对方,孙翔突然夺过手机对对方破口大骂,然后狠狠挂断了电话。


  孙翔看向周泽楷,似乎还带着邀功的意味,周泽楷突然没来由的火大,就因为孙翔刚刚的冲动,他要失去这份难得的工作了。纵使工作环境再不遂人愿,也总好过喝西北风。


  “孙翔……”周泽楷语气微佯,“你要成熟点。”


  周泽楷不是很擅长表述的人,他嘴唇张张合合犹豫了半天才说出这么一句话。


  孙翔当即傻眼,他问:“周泽楷你什么意思?难道你刚刚准备就这么算了吗?”


  周泽楷急忙想解释却被孙翔甩开了手。


  冷战持续了半个月,以周泽楷辞职为结果。他在大学城里的一个画室找了份工作,老板看他长得帅能吸学员就多给了几块工资,他就在小小的二层楼里带着一群怀揣着梦想的少年画起未来的蓝图。没事时他常撑着头对着一个个黑乎乎的后脑勺发呆:这些少年身上有他喜欢的气息,和孙翔一样,都是对所爱的执着。


  周泽楷在画室待了半年,期间他一直在向各工作室简历,而他和孙翔的关系却因为上次的矛盾发生了点变化。他能很清楚的感觉到他和孙翔的隔阂越来越深,他们所求不同,他想做的不过是画好一张张方案,自己的作品能被认可就好,而孙翔,孙翔需要更宽广的天地和更优沃的条件来支持支撑他的摄影世界。孙翔就和他的名字一样,本应该在属于他的天空下翱翔,但他爱摄影更爱周泽楷,所以他束缚了自己的脚步。连周泽楷自己也不清楚,孙翔会围着他转多久。他希望孙翔能有舒展自己才能的一方天地,却又想要将孙翔束缚在自己身侧。人总归是自私的。


  那天,周泽楷接到了一个电话,是x镇历史陈列馆馆长,对方说自己得知周泽楷才是最初负责设计陈列方案的那位高手,含蓄的表达了对周泽楷才华的欣赏和对他遭遇的可惜,如今历史馆整体完工,他希望邀请周泽楷去参观自己的作品,同时表示愿意将周泽楷引荐给另外一个工作室。


  惊喜来的太突然砸的周泽楷头昏眼花,他稳住语气,低声道谢后急急收拾背包离开了画室。


  一路上觉得脚步轻快了许多。馆长介绍的工作室自然比他之前呆的那间要好,工资自然也要翻个番,孙翔可以少接点那些令他作呕的广告片拍摄了。最主要的是他的作品得到了别人的认可,他等了三年,毕业了整整三年,他离自己的梦想又近了一步。


  


  他坐在回家的公交车上嘴角止不住的上扬,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再等一段时间,等他的收入足够稳定了,就能带着孙翔去他梦寐以求的圣地拍照了。周泽楷从公交车站往出租屋走,路边有个老奶奶在卖野花,周泽楷心情好,觉得几朵野花也美艳得不可方物,拿零钱买了一束,心情高扬地向家走去。


  推开门,屋里摆设未变,周泽楷却觉得少了什么。他急急忙忙几大步跨进卧室,明黄色的国家地理杂志还在,但是孙翔所有的摄影装备都没了,只留下了一个卡片机,是孙翔最宝贝的那个,相机下压着一张照片是他们搬进这个屋子时拍的一张合照,照片背后有一个墨点,或许孙翔曾想留下句什么,但最终他什么也没写。

————

  “恭喜。”周泽楷没头没尾的抛出两个字,孙翔却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恭喜孙翔在放手一搏后赢得了自己想要的人生。


  孙翔心头一抽一股发酸的异样升起,他沉了沉气说:“同喜。”


  他恭喜周泽楷熬了这么多年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确实是该恭喜,离开了深爱的彼此后我们终于都活成了自己梦里的模样。


-TBC-



评论(21)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