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little Alien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狠下心,盘旋在你看不见的高空里。

【二十四种周翔】雨水(完结)

03

坐在周泽楷的商务车上的孙翔有点感慨,对于前男友这种生物人们常常避而不见,而他,孙翔,这个小倒霉蛋,却因为工作的事情和周泽楷一而再再而三地纠缠在一起。

 

原本承诺给孙翔提供住处的合作商不靠谱地说酒店时间订晚了一天,在经过长长的沉默之后对方表示马上派人帮孙翔在机场附近找一家旅馆让他住下。孙翔看了眼浦东机场荒芜的周围和一汪下弦月,叹了口气婉拒了对方。

 

孙翔抬头看了眼正在取行李箱的周泽楷,周泽楷也看了眼颓丧地蹲在地上的孙翔。然后孙翔就厚着脸皮接受了周泽楷的邀请坐上了他的车。

 

这就是他出现在周泽楷车上的事情经过。

 

“麻烦你了,就在你家借住一个晚上……你现在住在哪里啊?”受不了长久的沉默,孙翔主动开了口。

 

斑驳的路灯照在周泽楷脸上衬得他有点不真实。

 

“长宁,在工作室附近。”他说。

 

孙翔撑着头数着窗外飞驰而过的路灯,发了好一会儿呆回应道:“升级了啊,从松江搬到长宁了。”

 

周泽楷低笑一声,浅浅的却满是摸不透的意味。

 

升级后的周泽楷所住的公寓自然也是升级版,公寓大楼顶层,有一扇落地窗能看到窗外城市的星火,有一面巨大的电视墙可以玩游戏。这些都是孙翔曾经最想要的。孙翔看到碟片架上干净整齐地排列着的游戏碟。他心里止不住地开始瞎想,周泽楷一个人玩游戏那得多无聊啊,不,他也有别人可以陪他玩。

 

除了游戏碟,孙翔在周泽楷的公寓里看到了一些熟悉的东西,早已报废的笔记本电脑,一台款式古旧的面包机。这些都曾是他和周泽楷所拥有的最贵重的东西,但从他离开的那一刻起,所有的过去就只属于从前了。

 

【-3】

没有加班的周末他俩常窝在床上,周泽楷的笔记本电脑里放着孙翔不知道从哪里下的文艺片,窗帘紧拉着,室内只有昏黄的光,孙翔扎在周泽楷怀里,半睡半醒地也不知道电影究竟看进去了多少,电影里演员模糊的对话在屋子里飘荡,填满了那个略显局促的小屋。

 

面包机是家电市场年底大促的时候抢购的,为了图便宜他们特地买了样机。烤面包沾花生酱在那段时间成了他们的标配餐。孙翔吃东西急,常在嘴角留下酱汁。就像小说里该有的情节一样,周泽楷会趁孙翔不注意,突然亲上去吻去那些酱汁。

 

这些他们用过东西都还在,孙翔猜不出周泽楷为什么保留下这些东西,即使东西还在,他们却早已不在了。

 

04

 

孙翔尴尬地对这些东西装作视而不见,周泽楷样貌淡定似乎没有察觉任何不妥。

 

他给孙翔拿了一套洗漱用品,给孙翔指明了客房之后就先去洗澡了。

 

孙翔在客厅里对着一室寂静,果然求助前男友不是什么好的选择,孙翔捂着自己的脸长叹了一口气。

 

浴室里突然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孙翔有些迟疑的走了过去。他敲了敲门:“周泽楷?你怎么了?”

 

回答他的只有嘈杂的水声。

 

孙翔有些着急的拍门大喊:“周泽楷!周泽楷你没事吧?周泽楷?我进来了?”

 

里面依旧毫无回应。

 

孙翔气沉丹田推开那扇门,浴室里满是水汽,他只模糊的看到周泽楷摔倒在地。孙翔摸索着把开着的蓬头关了,拨开水汽靠近扶起了周泽楷。

 

“周泽楷你怎么了?你醒醒!”孙翔用力掐着周泽楷的人中。

 

周泽楷毫无回应。孙翔有些迷茫的直起身子矗在浴室里懵了好一会儿,终于缓过神来拿起毛巾粗略的把周泽楷擦了一遍,又胡乱往他身上穿了几件衣服。

 

索性他这几年背着长枪短炮在外游荡,锻炼了一身腱子肉,把周泽楷运到车里对他来说不算什么难事。

 

他坐在驾驶座上,看了眼副驾驶上还未清醒的周泽楷,猛揉了把脸,平定下焦躁的内心。用车载导航搜索了附近的医院便发动了汽车。

 

车到半程,周泽楷终于醒了过来。他脸色还有点惨白。他头靠在玻璃窗上调整了好一会儿才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他哑着嗓子对孙翔说:“没必要去医院。”

 

孙翔瞥了眼他不说话。周泽楷继续说:“只是胃痛,家里有药的。”

 

孙翔终于有了回应:“胃痛到晕过去还不去医院?周泽楷你仗着没人管你就使劲作践自己吧。”

 

话一出口两人都感到微妙。孙翔烦躁地骂了句脏话继续说道:“你别想多了……我的意思是还是去医院看看比较好。”

 

周泽楷从后视镜里看了眼孙翔,对方紧皱着眉头着急之情溢于言表。周泽楷将脸调向孙翔看不见的角度,遮挡住嘴角难掩的弧度。——听到孙翔骂自己,他竟然有些怀念。

 

急诊室的医生简单问过周泽楷的病史后给他开了两瓶葡萄糖,潇洒的字迹落在病历卡上:“年轻人啊,照顾好自己,慢性胃炎可不好治啊。”

 

半夜来医院吊针的除了小朋友就是一些吃坏东西的大傻蛋了,没等多久就轮到了周泽楷的号。

 

“周泽楷是伐?”值夜班的护士小姐粗声粗气的问道。

 

“嗯。”周泽楷撸了撸袖子把手递过去。

 

护士一把抓过周泽楷的手腕:“你个大男人怕的话就忍忍啊。”

 

周泽楷还没回应,一只汗湿的手捂住了他的眼睛。他握住那只手的手腕将它拿下,看了眼它的主人,孙翔嘴唇发白,沾满汗的额头青筋微突。周泽楷轻轻叹了口气,转而握住那只手,对孙翔说:“你别看。”

 

孙翔深吸一口气,发出类似于呻吟的气音,移开了视线。

 

护士利落的将针扎入周泽楷的手背,好笑地看了眼孙翔:“怎么他扎针你比他还要紧张?”

 

周泽楷接过那两袋葡萄糖,向护士解释:“他晕针。”护士随机露出一表示理解的微笑。

 

【-4】

那是刚毕业的第一年,孙翔为了攒钱给周泽楷买脚踏车接了很多私活,忙得脚不着地,连着一个月饭没好好吃上几顿。没料到周泽楷在生日那天异想天开地请他吃火锅,吃完了火锅准备来一发,大半夜的两人衣服都脱了大半,只差临门一脚,孙翔突然胃痛得浑身抽搐。

 

当时两人都没有车,周泽楷看了眼孙翔送给他的脚踏车,觉得把孙翔放进置物篮里不太可能,直接背起孙翔就跑了出去。

 

孙翔虽然清瘦,但185的男人实在轻不到哪里去,大半夜的郊区路上没车,周泽楷硬是背着孙翔跑到了第一人民医院。挂完急诊坐下等号时才发现自己左右脚鞋子穿的不一样。

 

医生简单给孙翔检查了一下,用不容拒绝的语气让孙翔去抽个血查查有没有贫血。满身虚汗的孙翔听到抽血两个字,一个激灵,挣扎着想往大门逃。周泽楷半拉半哄地把孙翔骗到了窗口前。

 

孙翔一脸自暴自弃地扎在周泽楷的肚子上不往透明的窗口里看一眼。周泽楷任劳任怨地帮他撸起袖子,把手递给护士。护士一脸奇怪地看了他们一眼,干脆利落的扎了一针,抽了血之后将酒精棉球按在孙翔静脉上让他们等半小时。

 

周泽楷半拖半抱把孙翔带到等候区的位子上。孙翔把头靠在周泽楷肩上,半个身子缩在他怀里,黏糊糊的语气和着黏糊糊的汗粘在周泽楷的脖颈上。

 

“楷哥……我好难受。”这是孙翔撒娇是对周泽楷惯有的称呼。

 

周泽楷摸着孙翔湿漉漉的额头,低头在他耳边厮磨:“我的错,不该吃火锅的……别哭啊,痛就咬我,乖。”

 

孙翔晕得迷迷糊糊的,也不记得自己最后到底有没有咬下去。

 

 

孙翔帮周泽楷在注射室找了个空位,挂好注射液的袋子坐下后发现自己鞋带早就送了,孙翔捂着脸仰靠在椅背上,心说自己真是急混了头,幸好刚刚这样跑老跑去没摔跤。

 

周泽楷一脸安稳的坐在位子上,只有微皱的眉头昭示着他的胃痛。

 

“周泽楷,你能不能不要老是这么拼命?”注射室里很安静,孙翔的声音在有些空旷的屋子里回荡。

 

周泽楷没有回应,装似不解的看向孙翔。

 

“你是不是为了赶工作熬夜,喝咖啡,还不好好吃饭?”孙翔说的理直气壮,就好像他见证了周泽楷不规律的生活一样。

“你也一样。”周泽楷的语气意外地带着肯定。

 

孙翔原先就是个容易忘记吃饭的主,做了自由摄影师后自然不可能有规律的吃饭。

 

被戳中了痛脚,孙翔索性闭嘴不再和周泽楷说话。

 

此情此景和孙翔那次生病多么相似,只是这家医院的座位间架着扶手,两个人不再像之前一样依偎在一起。

 

等周泽楷吊完针时月亮早已下班了。

 

初春的早晨总是灰蒙蒙的,孙翔把周泽楷送回家,顺路给他买了份早饭,从玄关捡起自己还没打开过的背包准备去合作商安排好的酒店候着。

 

临走时脚都已踏出门外,又扭过头来嘱咐周泽楷按时用餐。周泽楷摸了摸还温热的豆浆袋子点头说好。

 

05

孙翔和周泽楷约了时间上门去聊一聊关于展厅设计的问题。

 

周泽楷的书房设计的很宽敞,窗外阳光明媚映在他的房屋模型上。

 

趁周泽楷在理资料,孙翔在屋子里小小地参观了一下。

 

他在周泽楷的工作台上发现了半杯温热的黑咖啡。

 

他皱了皱眉,转到厨房,没有蔬菜存在过的痕迹,冰箱里空无一物。垃圾桶里的东西和他上次来时是一样的,不过多了三包方便面的塑料袋。很显然,这么多天过去了周泽楷只吃了三袋泡面和几大杯黑咖啡。

 

孙翔突然怒从心中来,火气大的不行。

 

周泽楷在书房喊他,他压抑着不知名的火气回去。看到周泽楷眼底一片乌青,还有手里拽着的一大沓设计初稿,孙翔低声说:“周泽楷,你何必这么拼命?”

 

周泽楷低头沉默不做应答。

 

孙翔火气更甚:“你不要老是沉默好吗?我问你为什么老是这么拼命?以前你菜鸟被别人欺负的时候你拼命,现在你都是设计总监了你还是这样。你到底想要什么?钱吗?你的身体和钱哪个重要?”

 

周泽楷把画稿放在桌子上压牢。他平静地问:“孙翔,你凭什么说我?”

 

孙翔觉得有人当头一棒呵醒了他,他突然觉得有些难堪。虽然这里有他曾用过的东西,但这里不曾有属于他的回忆。

 

孙翔梗着脖子不输气势却文不对题地吼道:“我照相机忘在你这里了,我要拿走。”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突然从橱柜里抱出了一个大纸箱挪到孙翔面前:“要把你的东西拿走的话就拿的彻底一点。”

 

孙翔将纸箱开了个缝,发现是自己买的那些中国地理杂志,它们都被整整齐齐的码着。他突然觉得胸口有点泛酸,这种意识到自己被重视转而发现自己已经被抛弃的情感交错着袭向他,他吸了吸鼻子,故作镇定地叫了快递来把这些书送到自己的酒店。故作潇洒地对周泽楷说了句再见转身就离开了。

 

 

06

回到酒店后孙翔在那堆书里发现了他以前手机的充电线。那时候智能机还不是太流行,他用的是诺基亚的直板机。当时走的太匆忙,没有带充电线,于是那部手机自从上飞机时关机后就再也没打开过。

 

他摸索着从自己背包的外层翻出了那部手机,插上插头意外的发现还能充电,当即对诺基亚的好质量发出了感慨。

 

去洗了个澡冷静了一下情绪之后他发现手机已经自动开机,屏幕上的短信提示赫然显示着99+。他略微吃惊,旋即又想到大概是服务短信,兴趣尽失地点进去想删除,却发现几乎所有短信都来自于周泽楷。

 

他突然不敢看那些短信了,犹豫再三,还是点下了阅读键。

 

2011.7.18(那是他自说自话离开的那天)

18:45

From 周泽楷

孙翔,你在哪里?给我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

 

19:00

From 周泽楷

我给你摄影棚的同事打过电话了,他们都说联系不上你。你到底去哪里了,快回我,我很担心。

 

20:00

From周泽楷

孙翔,我今天找到新工作了,买了很多好吃的庆祝,你再不回来我就全吃了。

 

21:08

From周泽楷

刚刚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你都没接,是不是手机没电了?

那些菜我都还留着,等你回来吃。

 

22:18

From周泽楷

唐昊查到你买了张飞机票……下飞机了就打电话给我。

 

2011.7.19

9:00

From周泽楷

你打算玩多久回来?我可以去机场接你。

.

.

.

.

.

.

2011.8.1

他们都说你怕我生气不会回来了,孙翔,我不生气,我等你回来。

 

2012.1.22

今天是除夕,我回老家了,你一个人在外面怎么样,有地方看春晚吗?今年春晚有你喜欢的明星……明天会回来吗?

 

2012.1.23

我今天去看你爸妈了,他们很想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看他们一下。

 

2012.2.14

情人节快乐,给你买了玫瑰。

 

2012.11.24

今天是我生日。

 

2012.12.02

生日快乐。

.

.

.

.

.

.

2013.9.19

今天是中秋节,老板发了月饼券,可是我不喜欢吃月饼,你喜欢。

 

2013.12.02

生日快乐。

 

2013.12.26

昨天和唐昊吵了一架,他说你说不定都死了……虽然他喝醉了但是我还是很生气。

 

2014.1.30

新年快乐,今年发了奖金,给你包了红包。

 

2014.2.1

今天去帮你买国家地理,觉得封面照片很眼熟,打开来之后发现是你拍的,恭喜。算是新年礼物吧。

 

2014.5.8

今天看新闻看到你获奖的作品,拍的很好看。

 

2014.12.02

孙翔,其实我挺想你的,你什么时候回家?

......

 

2015.4.9

换新房子了,你应该会喜欢【图片】【图片】

 

2015.7.18

四年了。

 

2015.8.4

又在新刊上看到你的作品了。

 

2015.12.02

生日快乐,要去国外出差了。

 

孙翔觉得胸很闷,像是有人扼住了他的喉咙不让他呼吸,他摸了摸脸,是干的,真奇怪,他明明难受得不行却没有一滴眼泪。

 

他靠在床头发出呜咽的声音,可是却感受不到泪水。

 

 

06

周泽楷站在那副被放大的照片前,孙翔背影的左边留着巨大的空间,突兀却又和谐,使那个背影看起来寂寞极了。

 

这张照片在孙翔那些风景照中显得尤其特殊,这是唯一一张有人物入镜的照片,不出意外在的话应该是孙翔对自己背影的拍摄。

 

照片里的孙翔站在山巅,面前是初升的红日,逆光的拍摄只露出他模糊的侧脸,他偏着头看向自己的左侧,虽然看不清表情,但那种温热和寂寞却穿插着击向周泽楷。

 

刚刚孙翔在他家说的那些话让他又开心又火大。他开心孙翔的关心,可孙翔那个迷茫的表情让他慌张让他着急,他怕孙翔又偷偷跑掉。

 

他原先以为孙翔心狠,对他们的过去一刀两断。可是从飞机上看到孙翔的那一刻起,他就意识孙翔还是和以前一样。尤其是当他看到这种照片时,他就像看到了孙翔寂寞的眼神。

 

好的摄影作品是会讲话的,这张照片就像是一个赤裸裸的孙翔站在他面前说:“楷哥,我好想你。”

 

动作、表情、话语这些都是可以掩盖的。但作品里的情感永远是最真实的。大学时周泽楷就是最能理解孙翔摄影作品的人,现在亦然。

 

 

周泽楷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响起,正想要回头,孙翔的声音响了起来:“周泽楷,你别回头,我有话和你说。”

 

周泽楷站的笔直不敢乱动。

 

“我,我其实是个很自私的人。以前刚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就这样了,不想让你和别人说话,不想让别人当你的素描模特。后来毕业了,你工作那么辛苦,老板一直压榨你,你还一直委曲求全,说真的那时候我气得不行,气你老板也气你。你一直惯着我——我不是在怪你——所以我越来越自我,理所当然的我就把我的想法加在你身上,还对你老板大吼大叫。

 

那次和你吵架之后,我突然有种想逃离的心情。我害怕,我觉得那时候的你和以前的你不一样了。其实说穿了就是我自私。是我不愿意接受这个社会,反而认为你是个怪物,是我不负责任地背着所有家当浪迹天涯,自以为很浪漫很潇洒,其实我只是在躲。

 

你说奇怪不奇怪,我们在那么小的一个出租屋里熬了那么多年,而我却在一切都将转好之前放弃了。

 

你以前说我骨子里都渗透着自由,我后来才明白,什么狗屁自由不自由,这TM就是不负责任。我把你一个人丢下,我把我们的家丢下一个人跑了,我这么不负责任的人……你为什么不恨我?

 

这四年在荒山野岭,我每天都在想你,想让你陪我看看那些漂亮得不行的山和水,我还总想着你会有多恨我,我已经想好了再遇见你时该怎么承受你的愤怒了,我都……我都打算放弃你了。可你不恨我,你居然不恨我。你越是这样我就越不知道怎么面对你,我都有点恨我自己。

 

看到那些短信我才意识到我有多混蛋。对不起。

 

对于以前的不懂事我很抱歉……周泽楷,我想我还是很爱你。

 

不过像我这样自私的的人,或许就该孤独终老。”

孙翔说到最后才发现脸上已经落满了泪水。那所有过去的日日夜夜似是平静,说出来却是刻骨铭心。

 

“孙翔,”周泽楷突然开口,他走到那张照片左侧的留白处抚摸着那片空档,“这个位置是留给我的吗?”

 

孙翔在他背后狂点头,嘴里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我一直以为我们没有分手。”

 

孙翔捂着嘴发懵,确实,他们中从未有人提过分手。

 

“所以,我一直在等你。”周泽楷终于回过头,他看到努力憋住哭声,胀得满脸通红孙翔。

 

那些游戏碟是你最喜欢的所以我每天都会擦干净,等你回来时就可以玩;那台电脑里还有好多电影你还没看完所以我一直没有换新的,等你回来时想看就能看;你说那台面包机做出来的面包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面包所以我一直留着,等你回来时我可以再做面包给你吃;还有中国国家地理,我怕你在外面买不到新刊,所以每一季我都有买,这样等你回来时就可以看到最新的一期。

 

你说你喜欢落地窗,你说你想要一大堵电视墙来玩游戏,你说你要追逐梦想去拍你想要的风景。这些梦想能帮你实现的我都一直在努力,没办法陪你实现的我只好放手,等你实现完你的梦想之后就回来吧,我一直在等你。

 

或许我恨过你,但是我还是更爱你。

 ---------------------------------

2.16 雨水

 

雨水过后天气渐渐回暖,有些被故意遗忘的情感也该回暖了。


  END

———————


评论(11)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