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little Alien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狠下心,盘旋在你看不见的高空里。

栀子花粗粗大大,又香得掸都掸不开,于是为文雅人不取,以为品格不高。栀子花说:“去你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他妈的管得着吗!”———汪曾祺《夏天》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