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little Alien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狠下心,盘旋在你看不见的高空里。

【周翔】乡村爱情故事


除夕

周泽楷提着年货从集市上回来时孙翔的对联还没写好。餐桌上的杂物被他清开来,垫了张羊毛毡,叉开腿微弯着腰仔细运气动笔。两个小孩拿着孙翔不用的笔在报纸上乱涂乱画着,弄得满脸墨汁。









周泽楷将大袋的蔬菜肉类拎到厨房,轻手轻脚地将袋子放在灶台上,怕打扰到正在专心伏案写字的孙翔。可东西实在太多,周泽楷无论再怎样小心翼翼,塑料袋和结实的肉排压在台面上的声音还是影响到了正在伏案捣乱的两个小鬼。

孙鑫仁最先反应过来,把毛笔往报纸上随意一搁便急吼吼地向周泽楷跑去,周琪在他身后有些气急败坏地喊道:“哥!你把我的字弄糊了!”

“爸,买虾片了吗!”孙鑫仁懒得理身后急得跳脚的妹妹,一心扑向零食。

“……我找找。”

“爸,我的山楂片买了吗?”还没等周泽楷找到虾片周琪也凑了过来。

“啊……我找找。”三四个不透明的塑料袋堆在一起,玲琅满目的年货一个叠一个,周泽楷翻来覆去地没找到两个小鬼要的零食,一时也开始怀疑自己到底买了没。

孙翔写完对联时周泽楷还没有找到零食,两个小孩一左一右地扒拉着他的裤子,脸上表情悲惨得仿佛下一秒就能哭出来。

孙翔过去在两人头上一左一右呼上一巴掌:“大福,三金,你俩儿缠着你楷爸干啥呢?把脸弄这么脏快去洗干净了。”

“爸!我让楷楷爸帮我买山楂片的!他没买!”周琪苦着一张脸,声音委屈得能掐出一把泪。

孙鑫仁在一旁提了提气也准备学周琪卖一把委屈,话还没说出口呢,孙翔就把他提溜起来放到了水池前:“行了啊三金大爷,你就别学你妹妹装委屈了啊,听你掐着把嗓子哭唧唧我就想揍你。才多大点儿事啊,等会儿上我屋里拿点儿钱再去买呗,你楷爸要买的东西多着呢,兴许是落哪儿了。”

“耶!”两人欢呼着碰了碰手,推推搡搡地洗完手跑走了。

周泽楷望着两个小鬼远去的背影对着孙翔耸了耸肩,委屈地表示自己确实买了。孙翔好笑地揉了把周泽楷的脑袋说:“跟两个小屁孩你还能委屈起来啊?我去洗个手等会儿一块儿贴春联啊。”


周泽楷见孙翔去洗手了,觉得好像缺了点什么,琢磨了会儿才想起来灯笼忘挂了。打开橱柜翻出了去年的灯笼,拿抹布蘸了水仔细地擦着。

孙翔洗完手拿着浆糊回来时周泽楷正好把两个灯笼擦干净,他拎着春联纸晃了晃发现字还没干,便张罗着说要先把灯笼挂起来。

两人搬着凳子出去,孙翔手长脚长挂两个灯笼只是分分钟的事儿。贴春联倒是忙活了两人好一阵子,向左向右地折腾了好一会儿总算是没把那些个字贴歪。

孙翔一脸满意的站在装扮一新的门前欣赏着劳动成果,还没满意完,周泽楷便朝他挥手示意他来整理年货。


两个出去买零食的小孩磨磨蹭蹭在午饭前赶了回来,孙翔在灶台前忙活着,瞥了他们俩一眼,冷哼了一声问:“上哪儿玩去了?买个东西要那么久啊?”

孙鑫仁顶怕孙翔,撇开头不去搭孙翔的话。

周琪鬼精灵得很,朝自己犯怂的哥哥办了个鬼脸,甜着嗓子对孙翔说:“刚刚我和哥哥看别人画糖人呢!画得可好看了!”

孙翔琢磨着自家女儿的意思是让自己给她买个糖人,他可不想费这个钱又不好意思拒绝,便扯开嗓子喊周泽楷。

周泽楷正在后院宰猪肉呢,听到孙翔喊自己立马急急忙忙地跑了过去。

周琪怕血,见到周泽楷血淋淋还冒着热气的一双手尖叫一声向孙鑫仁背后躲去。孙翔见把孩子吓到了,立马推着孙鑫仁让他去前屋拿几个摔炮陪周琪玩。转头又一脸嫌弃的对周泽楷说:“你怎么就这么吓自己闺女呢。”

周泽楷一脸懵逼,觉得自己受了好大的委屈,明明是你叫我过来的啊!

孙翔感受到周泽楷的委屈,回想一下似乎是自己叫他过来在先,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盛了碗筒骨汤喂给周泽楷用来安慰。

这个安慰品周泽楷很受用,沾着血的两只手撑在空气中,半侵着身子向前喝汤,动作看起来倒是有几分滑稽。


午饭后孙翔本想赶两个小孩去睡午觉,可两人不听话,闹腾着要让孙翔教他们写毛笔字,孙翔磨不过两个小孩子,一人给发了一支笔让他们安稳地坐着便开始一笔一画的教着。

周泽楷浅笑着看着他们,拉了拉孙老师的衣摆说老师我也要学。

孙翔冲他翻了个白眼,去年的春联就你写的你还让我教你?楷哥哥我求你教我好不好。

周泽楷也不说话,搬了个凳子在他们旁边开始整理诊所早先积压的资料。

教了快两个小时,两个小孩受不住了开始止不住地打哈欠,孙翔和周泽楷人手一个将他们扛进屋里,扔在床上,盖上被子便不管了。


虽说家里只有四个人,孙翔却是一个按耐不住爱热闹的人,硬是拉着周泽楷张罗了一桌菜。孙鑫仁和周琪对于满桌的肉很是满意,大口大口地塞着。孙翔嘱咐两人吃完赶紧洗澡,赶着时间放烟花看春晚呢。

两个小鬼急着要放炮仗,跟孙翔说要一起洗,孙翔不轻不重的拍了两人脑袋一下,骂道:“都多大的人了也不害臊,一个一个轮流去洗,洗干净点。”

因为急着要玩,两人洗澡的速度比从前快了不少。周泽楷才刚洗完碗,扭头看到了残影般的两人飞快跑到后间拖了一袋炮仗去放。

周泽楷言简意骇地嘱咐了孙鑫仁一些注意事项,擦干净手向自己屋子走去。

孙翔在浴室前正准备脱衣服,见周泽楷走了过来凑过去勾住他的脖子问:“要不要一起啊,楷哥哥?”

周泽楷拍了拍孙翔的屁股低笑着说了句:“不知道害臊。”手上却揽得紧,就着门把孙翔带进了浴室。

最后周泽楷因为没拿内裤,只好抖抖索索地缩在浴室等孙翔。


两人洗好澡,出去陪两个孩子放了会儿炮仗,琢磨着时间也差不多了,把最大的烟花给点了,轰隆隆的吵得很,也就小孩子喜欢看这些五彩斑斓的。

放完烟花一家四口挤在客厅一起看春晚。小品相声倒是好看,只是节目量少得紧,看了没一会儿两个小鬼头便一冲一冲的开始打瞌睡。

本来也没指望两个小鬼能守岁,周泽楷拿着两个早就准备好的红包塞到他们手里,便把他们赶去睡觉,只留下自己和孙翔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歌舞类的节目一向是孙翔最讨厌的,此刻孙翔正躺在沙发上剥橘子吃,两条长腿架在周泽楷身上,周泽楷一脸认真地给孙翔剪着脚指甲,时不时还要张嘴接过孙翔塞过来的橘子。

两人在沙发上黏糊腻歪着,偶尔跟着电视里的小品笑几下。吃了快半框橘子时新年的钟声终于敲响。孙翔按着坐到发麻的腿被周泽楷背回了房间。

孙翔揉了揉迷糊的双眼,凑到周泽楷脸边亲了一下说:“新年快乐。”

周泽楷揉了揉孙翔脑袋,笑意盈盈地回答:“新年快乐。”



另一间卧室里被新年接踵而来的烟火声吵醒的周琪坐了起来。她摇醒孙鑫仁问:“哥,爸爸给了你多少压岁钱啊?”

孙鑫仁被吵醒,思维还乱着呢,哑着嗓子说:“你快睡吧,等早上了拿压岁钱给你买糖人去,别惦记了。”

周琪得到了满意的答案,拉过自己的被子躺下了,翻了个身对自己哥哥说新年快乐,外面礼炮声轰隆隆的,她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回答。


———————————
有人说想看这个蜜汁设定,那就继续产粮呗【耸肩
看了看农历才发现写早了,所以就提前发咯。

评论(5)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