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little Alien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狠下心,盘旋在你看不见的高空里。

【脑洞】西湖组

#盗墓笔记x全职高手#
#西(xiang)湖(yan)组#
#沙海邪x还在嘉世的叶修#

“啧。”叶修摸了摸空瘪的烟盒,有些烦躁的把烟盒捏扁扔到垃圾桶里,撸了把乱糟糟的头发,从楼外楼里走出来找烟店。

包厢里陶轩和嘉世众在吃尾牙宴。

叶修觉得有点冷,裹紧了羽绒服,把手塞在口袋里,缩着脖子快步走向商业街边的一家烟酒店。

店铺不大,叶修进门时一股热风向他扑面而来。门还没关牢,又进来一个身上带着酒气的男人。

“老板,来盒中华。”叶修敲了敲玻璃柜台。

“卖光了。”老板抬头看了他一眼,没多做一个动作。

“黄鹤楼。”那个男子声音沙哑,侧眼瞄了下叶修加了句,“两包。”

叶修一点儿也没拿人手短的那种自觉,只是心安理得的接过那人递来的一包烟应了声谢,在寒风中点了烟,心满意足的吸了一口:“啧啧,好烟就是不一样。”

吴邪抿着唇叼着烟,似笑非笑的看了眼叶修,含糊不清地开了口:“兄弟,借个火。”说着将脸凑了过去。

两根烟相接,过了一息,暗红色亮起,烟燃了。

吴邪两个手指夹着烟,在路边的台阶上寻了个位子坐下了。

叶修实在不喜欢楼外楼包厢里那股你祝贺我我祝贺你相互劝饮料的劲儿,也在吴邪身边寻了个位子坐下。

“兄弟,来吃饭的呀?”吴邪扬着下巴指了指对面的楼外楼。

叶修虚着眼打量了一下吴邪,这个男人看起来三十左右,身上的气质却不止三十,眼神透露的沧桑感更是像一个年过耄耋的老人。叶修一时摸不准这样一个看起来就不简单的人向自己搭话是什么意思,只是含糊的应了句嗯。

吴邪也不知有没有听清叶修的回答,只是看了眼叶修边自顾自的开始抽烟。

他吸烟吸的很快,叶修才刚抽了一根,他第二根已经抽了快一半了。叶修没再继续抽,继续坐在路边摆弄着打火机等身上的烟味散去。

吴邪长长的吁出一口烟,白色的烟雾混着寒冷的空气难以消散,挡在两人面前。吴邪仰着头透过烟雾看着远处的西湖,问:“西湖美吗?”

叶修一时没反应过来吴邪是在和自己说话,愣了会儿才干巴巴的回答:“嗯。”叶修来杭州这么多年,还没去游过西湖,只在电视里看到过西湖的美景。

吴邪手夹着烟在地上狠狠一按,灭了烟,突然笑了起来,吴邪没在意叶修看他时怪异的眼神,边笑边说:“多可惜啊,这么美。”

叶修15岁离家出走到现在,见过不少变态流氓,但吴邪的气质和那些在网吧混迹的混混们不一样,更危险,更神秘,带着孤注一掷的疯狂。

这个人搁游戏里就是一个带隐藏任务的npc,叶修想。

吴邪笑完,起了身,拍了拍屁股上的土,对叶修说:“我看你和我差不多大,少抽点烟吧。”随后迈着步子向楼外楼走去,走了两步,回头对着叶修说:“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叶修坐在原地,摸着下巴琢磨着自己看起来真的像30几岁那么老还是自己估错了那个男人的年龄,而且那个男人的烟瘾看起来比自己还重。


吴邪回到包厢,热风掺活着烟酒的味道迎面而来,胖子和黑瞎子已经干掉了三瓶五粮液,解语花已经点了第二只西湖醋鱼了。

“小邪,你去买烟怎么买了这么久?”解语花一边挑着鱼刺一边问。

“呵,遇到了一个有趣的人。”吴邪坐在位子上呷了口白酒。

吴邪用酒杯碰了碰玻璃转盘,举着酒杯:“新年快乐。”

屋里除他以外的三个人也举起酒杯:“新年快乐。”

所有人都把酒干光了。

评论(2)

热度(55)